『爱してる』

關於部落格
  • 28417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無止盡的樂章-拉比生日賀文 (驅魔少年-拉&亞)

夜 寂靜的深沉 對於黑色教團本部而言 這是和平的象徵 男人闔上了手中的書 將目光轉向了床上的人兒 被稱為〝書翁後繼〞的他 早已習慣與書為伍的生活 然而今夜的他 卻絲毫無法把心思安頓下來 「拉.....拉比」 「阿~又來了阿~」 他露出了溫柔的表情 起身坐到了床邊 輕拂著人兒柔順的頭髮 亞連.沃克 陷入昏迷已有兩天的時間 醫療班的表示這只是受傷的後遺症,並無大礙 然而拉比卻擔心不已 一方面也自責著自己的疏忽沒有保護好他 才導致現在必須這樣的昏睡 唯一值得他高興的事,人兒昏睡時 淺意識依舊不停喊著自己的名 這舉動不曉得令他竊喜了多少次 但他也不免失望 亞連是出了名的愛擔心朋友 這或許只是他在昏迷前陪伴在他身邊的正好是自己罷了........ 「嘛~你甚麼時候才會發現到呢?」 男人撥去了人兒的瀏海,將頭抵靠在他的額頭上 輕聲的喚道:「我對你的......不只是友情啊......」 ┐€┌ 陽光透過了窗戶 灑落在亞連白皙的臉龐上 他微微的睜開眼 發現自己的腰上意外的擁有了另外一種重量 是他....... 拉比正擁抱著自己...... 他輕觸男人的瀏海 能夠如此的靠近他,對於他而言彷彿是場夢...... 儘管他們時常並肩而行 但始終令他覺得有種無法靠近的感覺 他很清楚原因,是為了一個女人......麗娜利 或許沒有人發覺不對 但他相當的清楚 拉比有多麼在意她,甚至在意到連他自身都未發覺 是吃醋嗎? 他不清楚,但這種感覺是他十五年來從未感受過的...... 苦笑 人兒輕輕的越過拉比下了床 也許是昏迷太久的關係 雙腳觸碰到地板的剎那令他燃起了些許的久違感 突然間一股強勁的力道將他拉回了床上 撲鼻的薄荷草香氣直衝人兒的腦門 他不用多想就知道自己被男人緊抱在懷中了 「醒了不叫我一聲,想上哪去?」 男人的聲音低沉而沙啞,似乎是許久未開口了 但那是個好聽的聲音,比平常更具磁性的嗓音..... 人兒一面心想著 臉上也不經泛起了一股紅潮 他壓下心中澎湃的情緒 故作鎮定的回答道:「耶~吵醒你了嗎?本來想偷偷自己一個人先去食堂的呢~」 「呵呵~」男人溫柔的笑了笑 這小傢伙果然一醒來就是要吃東西啊~ 鬆開了手,他輕巧的坐起身 拿起了一旁的頭套,自顧自的戴了上去 順手整了整那亮眼的紅髮 他渾然未發覺, 坐在他身邊的小生物已為他這看似普通的動作增添了不少的緊張感 方才的紅暈還未退去 似乎更新增了許多 起身 轉開了門把,男人勾了勾他的肩笑道:「走吧~」 「摁!」亞連點了點頭,也給了拉比一個微笑 碰巧在走廊經過的長髮女子嘴角勾起了一抹漂亮的笑容 「完全符合計畫!」 ┐€┌ 「亞連君,早安~」一進入食堂,長髮女子開心的向他招手 「麗娜利,早安~」他快步的跑到了女孩身邊 儘管他認定她是拉比心儀的對象,但他並不會因此而疏遠她 見狀 拉比不悅的努了努嘴 這小傢伙為甚麼也會對麗娜利擺出那種表情呢? 每當他看見亞連不吝嗇的對任何人微笑,就吃醋的幾乎要令他發狂了! 苦笑 要是讓亞連知道了一定會被他罵的呢~ 「拉比,你站在那發甚麼呆啊?快過來啊~」 「摁!好~」 他走到了亞連正對面坐下, 這看似普通的動作卻引起了麗娜利的竊笑 果然是在吃醋呢~呵~呵~ 「對了!拉比的生日好像快到了呢~是吧?亞連君?」 「咦?對耶!八月十號嘛~快到了呢!拉比有想要甚麼禮物嗎?」 亞連睜了睜大眼,略微雀躍的看著他 「耶.....我嗎?......禮物啊......」 拉比頓了一會 想也知道他唯一想要的禮物不就是眼前這名吃不停的人兒 但.......這叫他怎麼說的出口啊.....? 「沒有耶~沒有特別想收到甚麼.....」 「這樣啊~」亞連沉下了臉,露出了失望的表情 這使得拉比有了一股莫名的心虛 一旁的麗娜利笑容變的更加明顯 「看拉比的表情,我大概知道要送甚麼了!」 「耶~真的嗎?麗娜利可以告訴我嗎?」 亞連興奮的望向了麗娜利 「痾......可是,這可能不能告訴亞連君耶.....是吧?拉比」 兩人互看了一眼,拉比默默的點了點頭 瞬間,亞連感到一陣暈眩 心底影藏許久的不安與悲傷彷彿都一口氣衝了出來 在嘴邊的糯米丸子不知道怎麼搞的,忽然全都吃不下了 放下了竹籤,亞連站起身打算離席 不巧, 一名探索員剛好端著熱食從他身後經過 與突然起身的亞連撞個正著,熱湯飛濺出來潑溼亞連全身 撞擊的力道也讓嬌小的他跌坐到了地上 「啊!非常對不起!驅魔師大人!!!」 「不......沒有關係,是我突然衝出來的不對.....」 亞連微微一笑,雙手撐著地卻無法站起身來 正當他心裡大喊不妙之虞 拉比已走到他身邊將他一把抱起 沒和任何人多說一句話的將他帶離的食堂 留下傻在原地的幾名探索員 與明白原委的麗娜利 「我替你們製造的機會要好好把握啊!亞連君、拉比........」 ┐€┌ 拉比將亞連抱回了自己的房裡 輕放人兒坐在床上,順手拿條毛巾替他擦拭身上與臉上的水漬 「太好了,沒有被燙傷臉呢~」 拉比露出了放心的一笑另一旁的亞連臉上染上了一股紅霞 「是拉比太愛擔心了!我有沒有怎麼樣」 「別逞強了!」 「咦?」人兒直覺性的發出一聲單音 沒理會他的疑惑,男人自顧自的尋找著醫藥箱 「啊!找到了!」 他回到了人兒身旁,一手輕輕的舉起了他垂放在半空中的右腳 另一手輕觸著他的踝關節,人兒疼痛的皺了下眉間 「這裡,上次受傷了吧?和我出任務的時候」 「拉比是甚麼時候知道的?」 「上次戰鬥就又發現到了,回到教團也向護理長確認了一下......」 男人一面回答,一面替人兒纏上了繃帶 「果然沒有事情可以瞞得過拉比呢~」人兒苦笑了下 「剛剛站不起來,就是因為這個傷吧?不想讓人擔心所以總是不說,這樣別人怎麼知道呢?」 拉比用略為責備的口吻對亞連說道 「拉比總是這樣........總是這麼溫柔,我真的...真的好喜歡這樣的拉比阿~」 男人驚訝的抬起頭 亞連仿佛不小心把隱藏許久秘密說出口般用手摀著嘴 「亞連......你剛剛說了什麼嗎?」 人兒慌亂的揮了揮手「剛剛.....剛剛那是和拉比開玩笑的......」 「阿~衣服都濕了呢!我先回房間去換衣服了.......」 他跳下床向逃跑似的溜出了拉比的房間 穩固的天秤 似乎起了微妙的變化 一切正悄悄進行著....... ┐€┌ 「祝~拉比生日快樂!!」 食堂裡,幾乎所有的教團中人都聚集在一起,為的是替拉比慶生 除了以養傷為由的亞連............ 「謝謝!」舉起香檳,拉比感謝的回敬了大家便一口飲盡 在旁人看來或許是因為歡樂氣氛趨使他如此 但在麗娜利眼裡, 卻像是在借酒澆愁....... 「拉比是在生氣亞連君不願意過來參加派對嗎?」 「不,不是生氣,只是有點遺憾.......」 他輕晃了晃酒杯,有點心不在焉的回了答麗娜利的提問 「發生了甚麼事嗎?亞連君之前不是還很期待拉比的生日嗎?」 「那天.......自從那天,我抱起了跌倒在食堂的他,他和我開玩笑說喜歡我......再來就一直躲著我 .......完全搞不懂啊.......」 「喔~原來有這麼一件事啊~」 兩人之間對話突然殺出了一個男聲 「哥!」 「科穆伊室長!請您別隨便出現嚇人好嗎?」 「因為我看拉比和麗娜利靠的那麼近很吃醋嘛~」 被叫做科穆伊的男人像是的小孩般,吸起了自己的大拇指 「哥!別鬧了......」 真是一個無可救藥的妹控........ 拉比在心中抱怨了一聲,接著便被喚回了現實 「拉比難道不懂亞連的意思嗎?」 「咦?」 上一秒還在開玩笑的科穆伊瞬間回歸了正經 「亞連不是已經很明白的說喜歡你了嗎?」 「可是,他說.....那是個玩笑......」 「那他為甚麼要一直躲著你呢?」 「耶......?你問我,我也不知道啊.......」 「告白這種事,很多人是想要先確定對方心意後才行動的」 「而拉比和亞連君都是一樣的啊!」 科穆伊和麗娜利的話讓拉比頓時了然....... 但........ 「真的是這樣嗎?」 很多事情,他都以自己所擁有的特殊能力為傲 唯讀感情的事,他對自己是如此的沒信心....... 「拉比為甚麼不自己去確認看看呢?」 「咦?」 「快去!」麗娜利用力的推了拉比一把「亞連君一定在等你啊......」 男人頓了頓 「謝謝」拉比回頭對兩人笑了笑,邁開大步的離去 「做了件好事呢~對吧?哥」 「是啊~」 ┐€┌ 「唉......」亞連‧沃克發出了無奈與無聊的嘆氣聲 這又在今晚數不清的嘆息中新增了一筆 「明明是自己說不去的,現在到底在後悔甚麼啊......」 他蜷曲身體緊抱著自己的雙腿 纏繞在右腳上的繃帶不經令他看得出神 「拉比現在一定玩得很高興吧......」 叩叩~ 門外清脆的敲擊聲打斷了他的思緒 儘管有多麼不想在此時見到任何人 他依舊勉為其難的起身開了門 「拉......拉比....」 「呦~終於願意見我啦~」男人一面喘著氣,一面半開玩笑的說著 「拉比不是在食堂的派對嗎?」 「因為想和你要禮物,所以就跑來了」 「禮.....禮物?我沒有準備啊.....」人兒沮喪的低下頭 男人使壞的托起了他的下顎讓人兒眼底只有自己 「那,把你自己打包送給我如何?」 「咦?」人兒驚訝的呼出 男人笑了笑,低下頭輕覆上他那鮮嫩欲滴的紅唇 天曉得他到底忍耐的多久...... 人兒勾上男人的脖子延長了這個吻 唇游移到了人兒纖細的頸子與耳後 男人溫柔的在他耳旁道 「我是最喜歡亞連的喔!」 人兒柔順的窩進了男人的胸膛 「我當然.......也最喜歡拉比了啊......」 ┐€┌ 「帶回了新的INNOCENCE與適合者」 「摁!果然只要派亞連和拉比一起出任務就沒有問題呢~」 科穆伊理所當然的說著 拉比與亞連互看了一眼都莫名的泛起了一股紅潮 「摁呵~」拉比清了清喉嚨說道「我的確很感謝室長你在這件事上的幫忙,但是....... 總該放我們休假了吧!」 他幾乎是用吼的說出最後一句話,可想而知科穆伊又做了多令人惱怒的事....... 「拉比你也真是的!你沒有聽過〝受滴水之恩該當湧泉以報〞嗎?」 「這句話不是讓你用在這裡的吧?室長......」 「算了啦~拉比」 「耶?」 「只要是和拉比一起,出任務、休假都沒有差別啊.....!」 「亞連.....」 「嗚哇哇哇~果然只有亞連君懂得我的心情,我好感動啊.....」 科穆伊自導自演了起來, 拉比不屑的給了他一個白眼 「既然你都這麼說了,那就沒辦法啦~」男人無奈的推了推頭 「摁~下一個任務.....」 科穆伊瞬間回復正經的功力似乎又更上層樓了..... 「喂......室.....室長.....」拉比漸漸的無力了起來 亞連握住了他的手,給了他一個天真的笑容 嘛.....算了,反正只要是跟你在一起到哪都無所謂....... 起伏的天秤已不搖盪 一切的一切又再度回歸平靜 然而平靜的目的卻是等待著下一個不平靜的未來與未知的一切........ to be continue...... (解說一下待續的意義,所有相同配對的文都有些連貫,這就是待續的意思)>>踹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