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してる』

關於部落格
  • 28417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Pure (7-Ghost神幻拍檔 阿亞納米X泰德)

在壯烈的拉古斯戰爭結束後不久 曾經也流傳過這樣的一個故事..... 小男孩在偌大的長廊奔跑著, 他絲毫不敢停下腳步,甚至不斷的頻頻回頭 後方身穿軍服的年輕男人緊追男孩的腳步, 他清楚的明白,要是讓上級知道小男孩從訓練課程中脫逃 自己肯定吃不完兜著走 「不要跑!給我站住!」 聽見了來人的咆哮,男孩又更努力的加快了自己的腳步, 突然地,延綿的長廊出現了盡頭,那裡是一扇用高級原料製成的木門 見狀,後方的軍人露出了笑容 男孩在腦中猶豫了幾秒,隨後便鼓起了勇氣衝入了那房間 「糟了!」 木門闔上的那一刻,軍人驚恐的呼出了一聲 他拂了左耳上的通信器說到:「那小鬼闖進了阿亞納米大人的房間了.....這下死定了....」 一切的起源,便從此刻開始........ € 木門粗魯的闔上, 沒有問候、沒有行禮聲 這種種的舉動都使得原本凌視著窗外的銀髮男子不得已的將目光轉回自己房內 回過頭,他只看見一名男孩貼在木門上便了解了這一切的不尋常 男孩水汪汪的大眼毫不避諱的直視者眼前的男人 兩人沒有交談、沒有閃躲,就這樣持續了許久 清脆的敲門聲響起 男人不自覺得將目光往上移動了些,說道:「進來」 方才追捕男孩的士兵推門入內 看見來人,男孩反射性的彈開並躲去了銀髮男人身後 此舉明顯地嚇壞了那名士兵 然而銀髮男子卻只是低頭看著那孩子,並沒有動手將他推開 「真的非常抱歉!阿亞納米大人.....都是因為我的疏失才會給您造成麻煩」 士兵激動的道著歉,深怕眼前的這名上司一個不開心,自己的小命就不保.... 被稱做阿亞納米的銀髮男子對於士兵的激動沒有付諸理會 目光依舊停留在那惶恐不安、緊抱著自己大腿的瘦小男孩身上 「這孩子是....?」 「咦....?是、是的,他是米羅克大人從拉古斯王國帶回的奴隸」 拉古斯嗎...? 這孩子是在那場戰爭下活下來的倖存者 哼...還真是個奇蹟 「為甚麼他會跑到這裡?」 「啊~啊~真的非常抱歉,阿亞納米大人,剛剛在上對戰訓練課程的時候過於疏忽,才會讓他闖入了您的房間....」 對戰訓練課程是軍方的特殊課程 主要受訓對象為年約七至八歲的兒童 目的很簡單,就是將此對象訓練為戰鬥用奴隸....也就是殺人機器 沒有情感、沒有仇恨、沒有過去,亦沒有未來 眼裡只有命令.... 所以才會受不了而逃了出來嗎.....? 「阿亞納米大人,很抱歉造成了您的困擾,我現在立刻將他帶回去」 士兵走向男孩靠近, 瞬間, 一直沉默不語的男孩大哭了起來 「我不要....我不要回去!!我不要啦~....」 士兵無情地一把抓起了男孩 一如往常的,此刻阿亞納米並沒有出言阻止 「那麼,屬下告退」士兵恭敬地行了禮,正要退出門外之時.... 「等一下」 「是,是的,您請說」 「回去訓練之前,先帶那孩子去療傷」 「咦...?喔!好...是、是的,我知道了」 儘管疑惑,士兵依舊不敢違背命令。 沒有預兆地 阿亞納米走向前去,舉起穿戴著白手套的右手,輕托起了男孩的下顎 「告訴我,你的名子?」 男孩睜了睜褐色的杏眼,對著銀髮男人露出了微笑 「泰德。泰德.克萊恩」 語落,士兵與男孩便離開了此房 幾乎同一時間,另一名高佻的軍服男子敲門入了內 「阿亞納米大人,您要求的一切都已準備妥當」 「很好,比我預估的還要早完成,真不愧是桂木少佐」 「不,哪兒的話」被稱作桂木的黑髮男人謙虛地鞠了躬 然而當他抬眼看向自己的上司時,表情明顯地轉為疑惑 「阿亞納米大人,您的心情似乎很好,發生了甚麼好事嗎?」 「阿...是阿,看到了一件有趣的東西....」 € 「聽說阿亞納米君最近常去訓練所指導泰德.克來恩,甚至只花了三天就讓他學會使用空咒是嗎?」 「是的,米羅克大人」 「你似乎很中意那孩子呢~阿亞納米君」年過半百的中年男子有意無意地說道, 那雙深紅色的眼眸底下不難看出歲月在他身上堆積出地深沉.....與令人捉摸不透 「是的,那孩子很有膽識」 「膽識?何以見得?」聞言,中年男子雙眉明顯地上揚了幾度 「他是唯一個,敢於我對峙而沒有嚎啕大哭出來的孩子」 甚至還...... 對死神露出了笑容....... 「喔?那還真的是很特別,我越來越覺得當時決定要帶他回軍隊是正確的決定了」 「阿亞納米君,等到那孩子從士官學校畢業後,我想讓他加入你的部隊,你覺得如何?」 「只要他有那個能耐的話,我沒有理由拒絕」阿亞納米冷笑了下,表示了他對一切的靜觀其變 「如果米羅克大人沒有其他的事情要交代的話,恕我先告退了」 「啊...你去忙你的吧!」 行了舉手禮,阿亞納米退出了房內 不一會,另一名紅髮女子走入了米羅克所在的室內 「米羅克大人,你說要把泰德.克萊恩交給阿亞納米,這樣好嗎?」 「那只是依種談判的條件」 「談判?」 「沒錯,為了確保阿亞納米那個強大的男人能留在軍隊,並且替帝國效力,這是必要的束縛」 「就憑那個孩子?」 「泰德.克萊恩的價值,遠遠超出你所想像得那樣.....總有一天你會明白的,弦」 「是的,米羅克大人,屬下絕對會跟隨著您直到那天的的到來.....」女子恭敬地跪下單膝宣示了她的效忠 無法抑制的慾望...... 只因一個平凡無奇的....... 天真笑容 to be continue.......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