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してる』

關於部落格
  • 28417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火影忍者NARUTO疾風傳【佐鳴】-梏桎之章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我知道你這樣一聲不享的離去,心裡是做了多大的決定 也知道你離去的裡由有多麼的不得已........ 我是真的真的真的知道 卻無法坦然接受、無法坦率的面對......... 你已離開的事實 〝我一定會把佐助給帶回來的!〞 這句會有多麼任意妄為、多麼自不量力...... 我清楚不已 兩年半後的今天 我沒有對此誓言後悔過 因為那是我最真誠的心願 你能了解嗎......? 吶.....佐助..... 「鳴人....鳴人.....!!!」 「啊~啊~怎麼了?小櫻...」 「我才想問你怎麼了咧?在想甚麼想到這麼出神?」 「沒....沒有啦....哈~哈」鳴人揮揮手打哈哈想矇混過去 小櫻無可奈何的嘆了一口氣後說道:「大家說要一起去吃拉麵,你要一起來嗎?」 「喔~真的嗎?當然啦!!最慢到的人要請客啊~!我先走啦!哈~哈~」 語落,鳴人飛快地衝到眾人的最前面 「喂!這樣太亂來的吧!!」 「不要自己就亂決定啊!鳴人....!」 儘管不滿掛在嘴上,眾人還是追逐在鳴人的身後 「真是....又不是小孩子了...」鹿丸無奈的看著其他人奔跑的身影,不免嘆了一口氣 「吶....鹿丸...」 「怎麼了?那種表情....」 明明是嘻鬧的場景,但一旁的井野卻露出深鎖眉頭的神情 此舉明顯引來鹿丸的不解 「自從佐助離開之後,鳴人.....一直在強顏歡笑,你也發現了吧?」 「嘛~大概吧~」 「他明明比我們....比小櫻還要難過,卻硬是讓自己露出笑容....」 「就因為他是最痛苦的人,所以不想讓我們也跟著他一起痛苦,才會硬撐起了笑容」 「呵~這或許是這傢伙兩年半來,唯一有所長進的地方吧!」 「不,那傢伙並不是一點長進也沒有」 「咦?」突如其來的話,引起井野莫大的疑問 「兩年半來,無論是心智或是忍術,那傢伙都有絕對的長進, 卻硬是要讓自己看起來沒有任何的改變,妳知道是為甚麼嗎?」 「難道說....?」 「沒錯,那傢伙在淺意識裡希望自己還活在兩年半前.....活在佐助還在他身邊的時刻....」 「鳴人他.....原來長大的.....不只是身體而以啊....」 如此揶揄的一番話,在這兩人聽來卻是如此的令人憐惜..... 「那個笨蛋.....」 大樹被不知名人影的敲打踉蹌晃動著 〝唰〞的一聲,氣息便隨著人影的消失,一同飄像了遠方 € 夜幕低垂, 金髮男孩今夜依舊輾轉難以入眠 坐起身, 男孩近乎用注視般的看向窗外 彷彿是在渴望看見甚麼? 然而渴求的,卻甚麼也沒看見..... 儘管是背影也好..... 男孩每晚期待著, 哪怕真的只能見到一眼,他也一定能認出 然而得到卻是一次次的事與願違..... 思念之情與日俱增 離別之苦不停侵蝕著身心 除了等待,還是只能等待的無助 男孩時常為此暗自啜泣 俗話總說:時間能帶去一切傷痛;眼淚擦乾便能重新展開笑顏 然而時間的流逝卻使男孩更加無力 淚水流乾,換來更加無止盡孤獨....與悲傷 造成這一切與能停止一切的那個人.....已經不在身邊了...... 「哼~立志要成為火影的男人卻在夜裡偷偷流眼淚,我沒有看錯吧?」 那是他再熟悉不過的嗓音與音調,儘管經歷了時間的流逝, 他也非常清楚.....那正是自己想唸不已的聲音 猛然回頭 見到那熟悉的面容,淚水又不爭氣的聚滿眼框 「佐....佐助....!!」 兩年半了..... 以前日日陪伴在自己身旁的〝夥伴〞 就這樣與之分隔了兩年半 內心那股不知名為感動還是激動的情緒,此刻澎湃不已 「你長高了耶~」男孩硬是擦去了眼淚,想用笑容迎接這奇妙的相逢 「哼~那是當然的吧~你也不想想過了多久?」 依舊是冷酷的令人惱怒的口氣,在男孩聽來卻像是在證明 證明他所深信的一切.....從未改變過..... 他所深愛的人,依舊存在,而且此刻還像是作夢般的出現在自己眼前 「說的也是....已經兩年半了呢....」 男孩天藍色的大眼直盯著眼前男人面容 雖然早知道經歷了這麼長的時間,人不可能完全沒有改變 卻還是不免驚訝 男人以往圓潤的臉蛋 此時已呈現瘦長狀 褪去了早期的稚氣,更加深了面容的俊俏 「佐助,你變好多喔~」 「你自己不也是」男人冷淡的回應 連眼都沒抬一下,更別說改變那環胸、靠牆的慵懶站姿 「耶?可是我覺得你變的比較多吧!」 「拜託,你去照照鏡子看看再講吧!」 男孩不滿的嘟起嘴 起身, 走到床尾的落地鏡前,仔細的端詳著 佐助抬起眼,注視著鏡前的人兒 打從他一進房,男孩的改變就令他驚豔 原本金色耀眼的刺蝟短髮,已留到引人遐想的及肩長度 那原本就引人注目的水色大眼,因為想念著自己而禽滿淚水 他必須用盡一切的力量,努力忍耐著自己想緊抱住他的衝動 「佐助」 「幹麻?」男孩的喚道聲將他從深思中拉回 「你回來.....好不好?」 男孩知道,這如同幻境一般的相遇,自己就該珍惜 這似乎成為兩人間禁忌的提問,是他思考許久才開口的 「別說這種不可能的事,多想想你自己的事吧!未來的火影大人」 「火影....嗎?或許不可能了吧......」 沉下眼,那原本亮麗的水色雙眸,如今染上了厚重的憂鬱陰霾 見狀,佐助心裡莫名的煩躁了起來 以前那不知憂鬱為何物的天真男孩,為了自己,露出那麼令人憐憫的神情 是否,自己真的錯的離譜了.....? 「我向小櫻發過誓,如果不能把佐助給帶回來,我就當不成火影」 「你是笨蛋嗎?這兩件事根本就不相關吧.....?」 「怎麼可能不相關?!」一向溫和的男孩,為此,怒吼了一聲 「沒有了佐助....就算當上了火影,也都不重要了!」震怒引來了蓄積已久了淚水 那是長久下來.....思念所致的無助淚水.... 「你真的是個笨蛋.....」佯裝冷靜的男人終被動搖 他走向前去,輕柔的拭去男孩眼角的淚水 孤獨的感覺...... 沒錯, 他曾問過眼前的男孩,是否了解孤獨一人的感覺? 〝就因為了解,所以我不會再讓你一個人孤孤單單的活下去,我會陪在你身邊....〞 那雙直率的藍眼眸,改變了他了一切 因為他,有了所謂的〝夥伴〞 夥伴,懦弱與無能的證明, 卻成為他生命中不可或缺,既沉重卻又甜蜜不已的包袱 「如果可以....或許消除你的記憶,你會比較不痛苦也說不定....」 兩年半前,或許就該這麼做 因為自己的私心.....因為不想讓自己失去被人重視的那份情感 「呵~就算佐助消除了我的記憶,我也一定會想起來的,因為是佐助....所以我絕對不會.... 丟棄那份...我最重要的記憶....」 同樣直率的眼神... 和當時發誓不再讓自己孤單一人相同的眼神 那樣的認真....那樣的絕對....那樣的不容置喙 「最重要的....嗎....?」 「摁,最重要的」毫不猶豫,男孩堅定的點點頭 習慣孤單,討厭人們,人類嘴上那些虛假的言詞 他甚至恨之入骨 唯有他...... 有著這堅定眼眸之人, 他深信他....甚至著了迷...... 與木葉的一切繫絆,他都能拋下,都能棄之不顧 無法丟棄的,就只有這感情.... 如同著魔般的執著於這個人....或許這就是所謂的愛人,也不一定? 「你就捨棄掉我吧!鳴人」 捨棄掉我,捨棄那份痛苦、捨棄掉一切因我造成的淚水 「我做不到...」 「甚麼....?」 「就算要失去一切,我也絕不會丟下佐助不管」 「為甚麼.....就算要失去一切也不願捨棄我的這種堅持....是為甚麼?」 「因為已經說好了,絕不會讓佐助變成孤單一個人,如果我這個時候真的丟下佐助一個人, 那麼佐助....就真的要永遠都會是一個人了....」 寂靜般的沉默,是因為驚訝 亦或是那直接的回答,正是自己內心深處最期待的答案 「約定就是要用來遵守的,才叫約定嘛~ 吶~佐助?」 「你果然是比我想像中還要笨的笨蛋....」 明明是帶有貶意意味的負面形容詞,此時聽來卻是如此甜膩 男人露出了無可奈何的寵溺笑容 也許, 儘管有時會無法達成,但凡事抱有期待 這才是人生存的目的吧.......! 「那麼,我就等你吧!」 「咦....?」 「我就等到你強大到能帶我回木葉忍者村的那天」 「這是真的嗎?佐助...!!」 「我可不想成為你當不成火影的罪魁禍首」 「真是太好了.....」一鬆懈下來,今晚,男孩首度流下了感動的淚水 「拜託你別再哭了好不好?算我求你啊....」 男人不耐煩的嘆了口氣, 不知道為甚麼?只要一見到鳴人流淚的樣子,他的心情就會莫名的煩躁起來 男孩粗魯的抹去淚水,開心的笑了笑 那笑容....就如同兩人第一次見面那樣的天真....那樣的耀眼... 那神情....總炫目的令男人無法移開雙眼 無論是兩年半前....亦或是兩年半後的今天...... 「佐助」 「嗯?」 「我們就這麼約定好了喔!」 「摁,我和你約定,你可別讓我等太久啊...!」 「摁!」 原本認定無意義的等待與期待 此刻, 化為最甜蜜的枷鎖......直到實行的那一刻.... € 夜風蕭瑟 樹木在晚風的吹拂下輕晃著 皎潔月光下 人影迅速的跳動在樹叢間 倏地,一個大跳躍 人影停下腳步在月亮照射最為明亮的樹枝上 「出來吧!不用在躲了!」 「真是的...我都已經很小心的呢....真不愧是佐助阿....」 原本在樹叢後方的男人無奈的推了推頭,輕聲地現身 「你就別再裝模作樣了,卡卡西老師,你是來攔我的嗎?」 「不,我並沒有要留你下來的意思,更何況以我現在的身體狀況要是和你引爆衝突, 只會對我自己不利,我只是來提醒你的」 「提醒?」 「你真的確定要離開鳴人?」 「兩年半前,我既然決定要離開,今天就不會後悔,也不能後悔」 「兩年半來,你感受到還不夠痛嗎?」 「甚麼?」 「那種離別所帶來的痛苦,你應該比誰都更加清楚」 「無所謂」 「甚麼?」佐助的坦白,這次換來了卡卡西的疑惑 「如果因為這種痛就放棄的話,豈不是前功盡棄?」 「對你來說,復仇....真的比鳴人還要重要嗎?」 莫名的, 兩人之間陷入了一陣寂寞 許久,佐助才開口:「就因為重要,才要去守護,才必需去遠離,不能因為我, 讓他跟我ㄧ樣,雙手沾滿鮮血,這種罪孽,不能讓他跟我一起承擔」 「雙手沾滿鮮血的....罪孽嗎.....?」 「身為前暗部隊長的你,應該不難了解那種感受才對」 暗部,好聽的說法是情報收集單位 但顧名思義便是執行見不得光的任務,其中當然也包括─暗殺 儘管是為了保護自己所珍視的一切而殺掉作惡多端之人 然而〝殺人償命〞便是從古至今無法抹滅的真理 一但殺了人,就必須背負與之同等深重罪孽一輩子 罪惡感總在夜裡侵蝕著良心 那種痛苦,不是每個人都能忍受的..... 「那麼,你打算一輩子都棄鳴人不顧嗎?你真的打算永遠的離開村子嗎?」 「不,我會等」 「等?」 「等鳴人有能力能帶我回村子的那天到來,在此之前,我會完成我的復仇」 「還是,無法放下復仇的想法啊....」 「鳴人那傢伙,有著要成為火影這樣既偉大又光明的夢想,而我,卻彷彿打從出生那一刻便注定了要 替族人復仇如此黑暗的命運,一度我以為我的生命除了復仇就一無所有了,是他,讓我有了其他的欲望, 讓我有了其他想要守護的東西.....」 語落,佐助伸手從衣領的內層拿出了如同護身符般有著木葉刻紋的藍色護額 「那是....?」 「兩年半前,從與我對決打輸的鳴人頭上拿下來的」 「喔~當時鳴人可是為了你一聲不響離開村子的事氣的衝去找你呢~」 「以前那個總是追著我跑的吊車尾小不點,也長大了....」 「但還是繼續追著你的背影跑啊~」 「呵~這倒也是~」 「卡卡西老師,我有個請求」 「你就直接說吧!」 「能代替不在的我....保護鳴人嗎?」 「還真是沒想到,你會提出這種要求呢~」 「不願意嗎?」 「不會,只是有附加條件!」 「條件?」 「總有一天,你,一定要回來木葉,用你自己的力量,去保護你那唯一最珍惜的人」 「成交」 語落,佐助輕吻了那破舊不堪的藍色護額 無論發生甚麼事,我一定會回來這裡、回到你的身邊 因為你, 已對我繫上了無法斬斷的.....甜蜜鐐銬...... To be continue......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