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してる』

關於部落格
  • 28417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Tsubasa翼】 I live my life for you (黑鋼X法伊)

有挑選一首翼原聲帶中的OST作為配樂 望看倌配食(?)與不嫌棄 ------------------------------------------------------- 將自己僅存的魔力全部投注,卻無法換你平安的逃離。 當下,我有些慌了.... 「小狼,請把摩可拿的耳環拿下來,這是另一個摩可拿在夢中告訴我的....」 在慶幸與感謝魔女的援助之時,你卻緊握著我的手。 「快走」 眼眸中有著連自己都不曾知道的那種堅定。 想陪在你身邊一直是我的夢,不過比起要你與我陪葬,那根本就不算甚麼了... 你的表情是那樣的無力、那樣的暴躁。 我知道,那是在氣自己不重視生命的那份執著。 逃離色雷斯國旅途中,自己有一度想著要是就這麼離開人世好像也不錯。 已經沒有....值得重視的東西了...... 是你,讓我明白生命的意義。 你教我的,我早就懂了,因此我不要你跟著我滅亡。 你沒有猶豫地,用你的左臂換取了我的性命。 總是這樣..... 代價甚麼的,你總是無所謂的支付,只為了換取我的一切..... 被你攬進懷中那一刻,泛紅的眼匡落下了無助的淚。 「為甚麼....?」 沒出口的話,你了解的笑了。 「因為不想看見你那麼懦弱的死去....」 你吃痛的咬緊下唇。 如果自己在多強大些,或許就不會讓你如此痛苦。我懊惱著。 被捨棄的性命,是你一次次的為我拾起... 失血過多的緣故,你就這樣昏厥了。 「黑大人....」 甚麼要疏遠、保持距離之類的想法,早在你保護我的那一刻就被丟到九霄雲外去了。 不是不想擁有,只是單純的害怕失去....... 停止了移動,因為已抵達了下一個世界。 我無心起身去審視那風景。 不停顫抖著,跪在你身旁的自己連緊握你手掌的氣力都失去了。 「沒事了,來到日本國了....」 那清爽的女聲,我知道來到了你所在的國度。 淚水無法抑制的滑落,因為害怕失去了你。 「求求你,救救他....如果他死了...如果他死了....」 現在該躺在這裡的不該是你而是我。 不要....在失去了.....最重要的...... 「沒事的,他只是暈倒了,已經沒事了。」 那雙嬌小的手掌如此溫暖,就如同你的懷抱..... 可否,再次為我睜開雙眼........? € 求求你.....醒過來...... 在那宛如地獄的深淵的黑暗裡,有個聲音急切的呼喚著自己。 眼前出現了景物,那是自己最熟悉的-屬於祖國的櫻花瓣。 遙遠的的人影像自己走來,那身影....太過映像深刻。 「母親....?」 女人笑了,是能令人感受到溫暖的容顏。 「你怎麼跑到這裡來了?」 「這裡究竟是哪裡?」男人不解的皺了下眉,卻令女人沉寂了許久。 「是個...你不該來的地方....」 「為甚麼....?」 能夠遇見已故之人,老實說他早已略知一二。 只是,若自己真的也失去了性命,為何又說他不該出現於此? 「有人....還在等你.....」 「誰...?知世公主....?」 女人搖了搖頭道著:「是個會為了你的死哭斷腸的傻孩子呢.....」 她執起了手,隨之而來的是不屬於這世界的風。 「等等,母親...別走!!!」 女人臉上依舊帶著笑,儘管那笑容裡有著不捨。 「會再見面的....總有一天.....」 「不要忘了,要好好守護那個人.....你最珍惜的那個人....」 語落,男人消失在這空間。 「沒關係嗎?就這麼三言兩語,這樣得機會不可能會有第二次的。」 婉如具有魔性的淳厚女性嗓音在女人腦中響起。 那是不屬於任何一個空間,並具有強大法力之人-次元的魔女。 「摁,足夠了,但是.....希望他今後能夠得到幸福。」 女人合掌祈禱了那未來。 「只要能讓我心愛的孩子與他最珍愛之人的未來能夠多一些幸福,要我付出任何代價我都能接受。」 「不....代價,罪孽的代價,是我的責任,而幸福,則是他們自己的選擇,但是.....」 魔女的聲音就這麼停頓著,而女人也只是露出了苦笑。 如果能不再讓他們遭遇不幸.....該有多好.........? € 「這裡是哪裡...?」 口乾舌燥,吐出的嗓音宛若不是出自自己的嘴一般的奇妙。 自己究竟昏迷了多久?他不免有些疑惑。 「歡迎回來,黑鋼....」 「原來如此,我回來了啊....日本國....」 少女跪坐在他身旁,見他的清醒露出了放心的笑。 「那傢伙呢....?那個魔法師怎麼樣了....?」 「如果你說的是法伊君的話,除了有些擦傷以外,其他沒有受到甚麼特別嚴重的傷害喔。」 少女笑道回答,一來是在竊喜這發問的問題皆與自己預料的相去不遠。 二來更是開心著黑鋼的成長。 經歷了長途旅行的歷練,他已不再只是個以殺戮來證明自己強大的不成熟小鬼了..... 「他人呢?」 「已經在門外等你很久了....」 少女推開了拉門,讓在門外佇立許久的少年走入室內。 「和他好好聊聊,好嗎?」 聞言,少年有禮地向女孩點了點頭,女孩便離去了。 少年沉著臉走向了舖位旁, 他舉了手,用力地朝男人的頭頂打了下去。 男人只是不解地抬頭看著他。 「這是給你的回禮,黑大人。」 失去意識前的最後記憶中,無助地流著淚的少年,此刻帶著笑,如此答道。 莫名奇妙的綽號再次回到了他們之間,原本自己是如此的排斥, 卻再他正常喊道自己名字之時,感到不愉快。 單純的厭惡與他疏遠的這樣事實................ 「小心我打飛你。」 他知道少年這舉動的用意,那就與自己之前在東京差點忍不住動手打命在旦夕的他一樣..... 如果彼此就這麼輕易死去,誰也不可能原諒誰....... 「手....很痛吧.....」 「沒甚麼大不了的。」不想看見他自責,男人無所謂的別去了頭。 少年坐下身,並主動地抱上了眼前的男人。 「對不起.....」 有多少的後悔、有多少的不甘心?他無法訴說。 造成這一切的,全是自己..... 「我救你,不是想看你這副窩囊的樣子。」 少年抬起了臉,男人的臉依舊緊繃、依舊替自己擔心著。 「我說過了吧?你的過去和我沒有關係,所以你要是抱著要為你的過去已死謝罪的話,我是不會同意的。」 少年天藍色的眼瞳中倒印著男人的身影。 這個人,總是很堅持的,要讓自己活下去....不計一切代價..... 從來....也絕對不會丟下自己一個人...... 「黑噗剛剛的話...很帥呢....呵」 「嗤」男人不屑的回敬那句形容。 少年挺直了身子輕吻上了男人乾燥的唇。 「謝謝你,黑碰。」 謝謝你對自己的不棄嫌、謝謝你對自己的堅持, 也謝謝你愛我........ € 「封真!」摩可拿輕巧地跳上了來人的肩。 「好久不見了,我是來送這個的。」被稱作封真的男人指了指那機械。 「你怎麼會知道我們需要義手?」男人警覺的皺了眉提問道。 「是我跟魔女講好的,在你昏睡的時候。」金髮少年笑著看向了他。 但男人明顯地不解。 不是不懂他這舉動的意義,而是害怕他這行為所需付出的代價....... 少年從青瞳中取出了自己僅剩地所有魔力交付給了摩可拿。 「法伊....!!」 「不用擔心,我還看的見,況且.....我不會再用任何會危及到我生命的東西,作為代價了....」 少年與黑髮男人默契的一笑。 我已與你約定,只能死在你手裡。 我的性命已屬於你..... 這次,不再想著為誰而死,只想要為你活下去。 一起做出不令我們後悔地選擇.....好嗎? To be continue.....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