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してる』

關於部落格
  • 28417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家庭教師Reborn】【骸綱6927】 似曾相似

水泡向上漂浮,破碎,一次又一次。 水牢中的男人微微的睜開了眼,看了一眼來人,又再次進入了沉睡。 「No.58741 你的訪客。」 不帶感情的,看守人說道完畢,離去。 如同黑夜一般的衣著,令人熟悉。 「好久不見了呢....骸。」 微笑,儘管經歷的十年,那笑容依舊保持那純真。 總有一天,那天真會害死你的,彭格列..... 接任首領管理全義大利最大黨,眼前的男人依舊本性不改。 這或許是他那隨和的脾氣,最為固執的一點。 「你這麼常來看我,究竟有何居心?親愛的彭格列。」 聲音依舊若有似無的在腦中響起,澤田綱吉笑了。 只是這次的笑容裡,有著莫名的不捨。 「是啊,只是在想....或許機會不多了....」 逐漸降低的音量,在水波的共振下,隔外清晰。 默契的沉默,兩人都沒再次提問些甚麼。 「一切都會沒事的,所以不用去擔心它,澤田綱吉。」 從何而來的自信?從何而來的篤定?無人知曉。 但澤田綱吉選擇相信。 我們就是一次次的彼此相信,才能走到這裡的,不是嗎? 「摁,一定會沒事的。」 「呵~」腦中響起的是熟悉的笑。 如此清晰,如此令人想念。 「我可是比任何人,都更愛你的喔。澤田綱吉。」 「我知道啊。」柔和的笑,顯示了他的性格。 「我也.....」 「答案。」 「咦?」 「你的回答,先讓你欠著,直到下次再見,如何?」 像是耍賴般的要求,卻令他莫名的安心。 「呵,就這麼辦吧!」 或許我是因為你,才能活到今天的,你知道嗎.....? 吶......骸....... € 「不管是誰出面,都無法阻止我的。」 白髮男子蹬步跳起,臉上有著絕對的自信。 「呵呵~那可不一定。」 三叉杖週遭化為霧氣。 那長相,太令人熟悉。 「像我就是個例外。」 「骸大人....!!」紫髮女子興奮的呼出。 「那是...骸大人的有幻覺....」 「好....好強....」 聞聲,六道骸微微的回過了頭,神情裡很是複雜。 「呵,好久不見了,澤田綱吉。」 「啊阿,頭髮變長了,是十年後的骸嗎?傷勢已經不要緊了嗎?」 男人笑而不答。 在這樣的情勢下,領頭的老大還有心情問候自己的身體。 他實在不知道該哭該笑。 「總之,快把天空的阿爾克巴雷諾帶往並盛町吧!」 「可是....」 少年棕褐色的雙眸裡有著對那個人的擔心,與捨不得。 莫名地,長髮男子想起了那個人..... 奇蹟似的相遇,是否還有機會.....? 「骸,我們還能再見面嗎....?」 男人睜大了眼,只因他們是如此的相似..... 「澤田大人,規定的探訪時間差不多要到了。」 「啊,我馬上過去。」 「呵,要回去了嗎?彭格列。」 「是阿,你要保重呢,骸。」 「呵呵,我在這水牢裡要搞出些大作為也有些難度呢!」 「說的也是。」褐髮男人笑了。 那是久違的、發自內心的笑。 「你可別比我早死啊!你要死了,我可是我很傷心的,親愛的彭格列。」 褐髮男子依舊笑著,溫柔的笑著。 他抬起了頭,明知眼前的男人不可能擺脫沉睡的束縛睜開眼。 卻期待似的,注視著他的雙矇。 「骸,我們還能再見面嗎.....?」 還能再像現在這樣談笑,像現在這樣相見, 還能有機會在親口告訴你....那最真實的三個字嗎....? 「會的,因為未來....是無可限量的。」 就算我們的命運已被限定,我會替你衝破它,我會為你改變一切。 「骸大人.....」庫洛姆激動的叫喚著。 六道骸笑了,他知道自己對於這女孩的重要性。 眼神轉向ㄧ旁的褐髮少年,他優雅的開口: 「那當然,世界要是被我以外的人搶走可不是件好玩的事。」 「快走吧!澤田綱吉.....」 眾人將火焰注入了儀器,傳送進行著。 「骸,你ㄧ定要保重。」 語落,眾人消失在長髮男人的身後。 莫名地,六道骸笑了。 那是只因某個人而出現的溫暖笑容。 〝十年前也好,十年後也好,你果然就是你,澤田綱吉.....〞 「你從不是多管閒事之人,但卻一次次阻擋我對付彭格列,看來你效忠彭格列家族的傳聞是真的了。」 「你還是ㄧ樣自己為是呢,白蘭,我就是討厭你這種人把我想要的東西拿走。」 長髮男子注入了更多的火燄集中在三叉杖上,神情似笑非笑地說著。 「為了要奪取世界,不惜投靠你最痛恨的黑手黨嗎....?真有趣。」 「世界嗎....?」 「你和我都是能窺探未來之人,你明知道十年後的澤田綱吉會死在我的手下,為何還要這麼執著與我的戰鬥?」 有幻覺即將退去的這一刻,白髮男子如此問道。 「呵,唯有他,我不想,也不能就讓他這麼死去....」 在你所遺忘的一切之中, 經歷的無數的光陰,無數次的轉生。 依舊不停的尋找著你...... 尋找我世界中心的光亮...... 「說的也是,要是澤田綱吉死了,你也永遠不可能的得到這個世界了。」 「但就算讓他活著,我依舊要毀了這個世界。」 帶著笑意的眼神轉為殺氣。 有幻覺的形體已化為霧氣, 朦朧之中,那男人笑了。 「白蘭,你的心願不可能達成的,憑你,還贏不了的.....」 贏不了那天真到無可救藥的少年..... 吶....澤田綱吉, 我想要的世界從甚麼時候變的只有你ㄧ個人這麼狹小了.....? Our story will never end......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