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してる』

關於部落格
  • 28417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反逆的魯魯修R2】 我與你的幸福 (樞木朱雀X魯魯修.蘭佩魯基)

配食樂為:僕たちのTomorrow 已設定重複播放,請閱讀完上述聲明 確定入內者在點下播放鍵,這樣與音樂與文章進度比較符合。 ------------------------------------------------------- 〝吶,朱雀,其實我........很自私對不對........?〞 「公主大人,現場都處裡的差不多了,剩下.........」 「魯魯修......嗎?」 「是的。」 柯內莉亞只是失神地盯著在那倒臥在血泊之中的少年。 儘管不是很親近的弟弟 儘管是殺了自己最為疼愛妹妹的兇手 他仍為他的死......感到哀傷....... 「可否,把他的遺體,讓我處裡.....?」 「Zero大人......?」 侍從官不解地看向了不遠處的面具男子。 「為什麼....Zero大人.....?」 「嗯,那就交給你處裡了。」 「柯內莉亞大人......!!這樣好嗎.....?」 「沒甚麼好不好的,就讓他去。」 「是。」 抱起了血跡斑斑的少年, 那輕柔的動作,彷彿方才的刺殺案件與此人是八竿子打不著的......... 沉穩的腳步, 又有誰都察覺的出,面具下隱藏的臉孔有多麼悲傷? 哭了, 有多久了? 對了,自從尤菲死後, 已經沒有,再為誰落下過淚水 不是不哭, 而是忘記了,甚麼是悲傷........ 你,魯路修·V·不列顛尼亞 曾是我最想殺之而後快的仇敵。 為何卻到了此刻, 我所憶起的的你,都只有給我無盡歡笑的你....................? 「我說你阿,不是很討厭不列顛人嗎?幹麻最後又跑來幫我?」 「討厭不列顛人是一回事,我總不能就把你們放在雨中等死吧?」 「呵,你這傢伙,真的很不知變通耶.....」 「甚麼......?」 「又不是全部的不列顛人都一樣,沒必要一接觸就這麼排斥我們吧?」 「哼....」 無奈的笑了笑,黑髮男孩伸出了手:「我叫作魯魯修,你呢?」 少年只是盯著這樣的他看了許久, 最後露出了妥協似的神情也伸出了手,握上。 「樞木,朱雀。」 「那,以後就請你多多指教囉,朱雀。」 「魯魯修,手給我吧!」 「摁......」 山丘上的男孩將另一名爬的相當吃力的同伴一把拉了上去。 黑髮的男孩體力一向不是很好,他大口的喘著氣, 顯然這樣的行為已經讓他疲憊不已了......... 「朱雀,為什麼要來這裡?」 「想給魯魯修看一點不一樣的東西。」 如此說著的男孩,眼神相當的柔和。 「咦....?」 「因為魯魯修所居住的不列顛帝國看不到這種風景吧?所以想帶你來看看.....還喜歡嗎?」 自然景觀在現代化的大國不列顛中是很稀少的。 除去了皇室專屬的那宮廷花園,在平民街景中,根本幾乎不存在。 為此,少年不免發出了驚嘆。 「好漂亮.....」 「這裡是我的秘密基地,一直以來都只有我知道這裡」 「既然這樣....為什麼.....?」 「或許是因為,我很喜歡魯魯修也不一定喔.....」 笑著,褐髮的男孩露出了淡淡的微笑。 「我....我當然也很喜歡朱雀喔!!因為我們是摯友嘛.....吶?」 笑容中的喜悅轉變的有些苦澀, 只是說話的人並沒有察覺到。 「嗯,當然....」 「既然你喜歡的話,以後有時間我就常帶你來,好嗎.....?」 「真的嗎....?」 「摁,下次帶娜娜莉一起來吧....?」 「約定好了喔!不可以騙人喔!」 「摁,我保證。」 「在想甚麼?」 注視著遠方的白袍少年聞聲回過了頭。 「或許....在和你想的,是一樣的事情.......」 淺淺的一笑,笑容裡包含著的是許多許多....未曾說出口的情愫。 「馬上就要入夜了,你還是先回屋裡吧?」 「也好。」 只是走了幾步,少年就這麼無力的向後倒下。 零之騎士不是浪得虛名。 一個跨步,他緊緊的將那單薄的身軀,攬入了懷中。 「魯魯修.....!!」 「沒事...沒事的,只是...可能有點累了....」 「早跟你說了,要多休息,這樣下去你身體會吃不消的!!」 「沒關係,就算照這個情況下去,要再撐幾個月也還是辦的到的.....」 見對方露出了悲傷的神色, 白袍少年才驚覺到自己說錯了話。 「吶,朱雀,其實我很自私對不對.....?」 「一心一意想要解放世界,想要完成我們共同的夢想.....」 「甚至想要讓你從弒父的噩夢中解放出來,......但最後......」 其實甚麼也沒解救到................ 「剝奪了樞木朱雀的全部人生,也剝奪了你的一切幸福........」 「那麼你呢....?」 一直緘默著的騎士少年開了口。 眼神依舊是那樣的悲傷, 卻又多了那麼一分心疼與憐愛。 「付出了一切,連生命都失去的你,又得到了甚麼....?」 其實我們都太過於幼稚了..... 太過於幼稚,以至於往往看不見最該珍視的東西。 總要失去了,才懂得擁有是多麼的美好........ 手掌輕拂上了緊抱著自己的騎士少年, 那白袍的少年笑了,心滿意足的笑了。 「在最後的這些日子裡,我很幸福.....」 「因為我得到了一樣無論是金錢、權威、甚至是geass都換不到的....最重要的寶物....」 因為相遇而相識 因為相識而相戀 因為誤會而仇視 因為巧合而憎恨 因為理解而守護......... 「吶,朱雀,其實我還有一個心願...........」 「去吧,假面的騎士........」 踩過了眾多護衛的身軀, 你不受阻的持劍向我逼來。 選擇你果然是正確的,我不免這麼想著, 儘管是在死前.......... 拿槍的動作我沒有絲毫的放水, 那是我的確信。 確信自己無法勝於你...... 手槍被你揮開的瞬間, 我無奈地笑了。 劍尖刺入的瞬間, 疼痛感其實沒有想像的痛 如果是和此刻的心痛相比較的話........ 〝朱雀,我要你成為英雄......〞 「對不起呢.....朱雀.....」 為什麼.....? 為什麼都到了這個時候....... 你始終還是在想著我的事情.......? 「成為Zero這個英雄.....是我帶給你的懲罰呢....」 「從此....你要帶著這個沉重的面具.....一輩子了.....」 〝吶,朱雀......其實我阿,還挺想看看和平的世界的呢......〞 「以樞木朱雀今後的人生,與往後的一切幸福最為代價.....」 「成就殺掉萬惡根源的魔王皇帝魯魯修的英雄-zero......」 這個世界沒有了你..... 何謂我的幸福........? 回答我阿!!.....魯魯修......!! 淚水浸濕了面罩 少年宛如看得的見一般, 伸出了被鮮血沾滿的雙手輕撫上了他的面具。 「吶,朱雀.....我最後能死在自己最為深愛的人手下阿.....」 「我真的.....不後悔了 ........」 再也不會有像我一樣自私的人..... 再繼續傷害著你了.......... 「學校和軍隊兩頭跑,你也夠累的呢.......」 輕拂著靠在自己肩上少年的褐髮 黑髮少年的神情裡有著心疼 「不想一直待在軍隊裡阿......」 「為什麼?」 「因為,我想要每天都能看的見魯魯修阿......」 笑了,黑髮少年寵溺的笑了。 「真是個笨蛋.....」 「別這麼說嘛.....」 伸出了雙臂,少年將身旁的黑髮少年一把攬入了懷中。 「吶....魯魯修,我喜歡你喔......」 劍抽出的那刻, 你無力地摔了下去。 有多想,在這一刻,再最後一次緊抱著你.... 第一次,深切的感受到, 所謂的神,竟是這麼殘酷不已.......... 「哥哥.......!!」 懷中的身軀早已失去了溫度 有多想....就這麼追尋這個人的腳步而去.....? 〝朱雀....!!活下去....!!」 會對我施予那樣geass的你, 一定也很想....好好的活著... 並且看看這個你所親手創造的世界對吧..........? 「吶,朱雀,其實我還有一個心願......」 「你說....?」 「其實我阿....是個很怕孤單的人,所以....如果我最後的位置.....」 「要是我最後可以沉睡在我唯一的騎士的身旁.....」 「當然,要是你不願意的話也沒關.....」 牽起了懷中少年的手,他輕輕地落下了一個吻。 答案依舊是那樣熟悉地了無新意。 白袍少年笑了, 如同得到了最想要的禮物一樣的孩子一般,燦爛的笑了。 「Yes, Your majesty.......」 在零之騎士空無一物的白色棺柩旁, 已有早已備好的另一普通黑色木棺。 「你還真是....什麼都不放過的計算著一切阿.....」 如果是平常的你, 這個時候肯定會給我一個理所當然似的微笑吧......? 只是..... 那些平凡的不能在平凡的過往......... 再也....都看不見了....... 「吶,魯魯修......」 「小的時候,一定都聽過很多王子與公主的故事吧......」 「我阿,知道一個很特別的,是黑色皇子與白色騎士的故事喔.....」 「他們,因為命運而相戀,卻因為誤會而仇視,又因仇視而憎恨著對方....」 「黑色皇子是個聰明絕頂的人,但他總是將自己偽裝成平凡到不能再更平凡的人。」 「要是他就這麼假裝著,一定能夠平平靜靜地,就這麼渡完他的一生....」 「但是他阿,很愛這個世界,他無法忍受丟棄了他的皇族不停殘害著百姓,」 「於是他起身戰鬥。」 「用絕對的武力,去取得絕對的勝利,從來沒有想過自己會怎麼被世人評價,」 「一心一意,孤軍奮戰著......」 「曾經,自以為是正義化身的白色騎士,質疑過他對的生命的態度,」 「他卻也不否認....一昧地,把責任全往自己肩上扛......」 〝為甚麼....為甚麼要殺了尤菲.....?〞 〝他是你的親妹妹阿......!!〞 「從來就沒有想過....他自己的也不過是個瘦小的人類......」 少年緊握著懷中人兒的肩膀。 淚水早已霧化了視線, 他深吸了一口氣,繼續說著。 「直到後來,白色騎士才理解到了,黑色皇子與眾所皆知的形象有多麼的不符........」 「於是他化作了他的劍,成為了他的力量,因為他.....再也不想看著他那樣的無助了.....」 〝拜託你了,朱雀.....求求你.....保護娜娜莉.....拜託你了.....〞 「最後,世界獲得了和平,獲得了安定,」 「付出的代價,是黑色皇子陷入了沉睡,永遠的沉睡著......」 再也沒有甦醒的機會........ 俯下了身, 褐髮的少年在那早已沒有任何溫度的雙唇上,覆上了一吻。 童話故事裡, 中了巫婆永久長眠咒語的公主, 總是在自己深愛的王子親吻下而甦醒了過來。 棺柩中的黑色皇子依舊緊閉著雙眼。 沉睡著......永遠沉睡著............... 並且............ 再也不會再次睜開雙眼...... The End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