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してる』

關於部落格
  • 28417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櫻蘭高校男公關部】Just call my name(須王環X鳳鏡夜)

 
 
 
 
 
 
 
 
 
 
 
 
 
 
 
 
 
 
 
早晨的陽光微微探出頭
在高級深灰色的窗簾與潔白被單的遮蔽下理應是無法影響到那熟睡的少年
 
 
 
一旁同色系的折疊式手機卻有一聲沒有聲的發出震動
 
 
 
 
不需要什麼特需來電鈴聲、不需要刻意查看來電人
 
 
敢在這七早八早打擾他鳳鏡夜睡眠時間
除了某個名字T開頭的白癡 實在也列舉不出第二人
 
 
 
 
 
 
「笨蛋....你知道現在幾點嗎?」
 
倦怠音伴隨抱怨而出,電話另一頭的男人卻顯得有些傻愣
 
「啊....抱歉....忘了這個時間你應該還在睡.....」
 
「真是.....這個時間大部分的人都應該還在睡好嗎....所以呢?打給我做什麼?」
 
 
「啊....對,有些事情想拜託你幫我查一下.....」
 
 
 
 
坐起身來,黑髮的少年靜靜聽對方說完細節並默默地嘆了口氣
 
 
 
 
「就這點事也要急著這種時間叫我起來啊....」
 
 
 
「對不起啊,鏡夜,一想到就只想說要快跟你說啊....」
 
 
「笨蛋....環你啊,就是超沒神經的。」
 
 
電話那頭被稱作環的少年笑了,喜悅地笑了
 
那笑聲甚至讓黑髮的少年懷疑剛剛自己究竟說了什麼
 
 
 
「謝謝你....鏡夜。」
 
 
 
 
 
平凡無奇 稀鬆平常的道謝
 
 
卻,無聲地,黑髮的少年也笑了
彷彿得到了珍寶般,滿足的笑了
 
 
 
 
 
 
 
 
 
「真是....你查到在打給你  回頭見。」
 
 
 
 
 
 
 
 
 
 
 
 
 
 
 
 










































 
 
 
 
 
 
 
 
 
 
 
 
 
 
 
 
 
 
 
 
 
 
〝你知道的吧....?〞
 
 
 
 
 
 
 
 
 
〝鳳家那個最小的兒子.....〞
 
 
 
 
〝聽現任當家的意思....是已經沒打算讓他當繼承人了啊......〞
 
 
 
 
 
 
〝喔,那就是沒必要與他深交了嘛....〞
 
 
〝噓~小聲點,等等被他聽到....〞
 
 
 
 
〝有什麼關係,不過就是個被家族遺棄的平凡人,有什麼好怕的?〞
 
 
 
 
 
 
 
 
 
 
 
 
 
 
 
 
 
 
 
無視著議論不已的同班同學,
 
黑髮的男孩目光沒有一刻離開過自己眼前的書本。
 
 
 
 
 
 
 
是事實,也早己習慣,因此沒有必要為自己辯護什麼。
 
 
 
 
 
 
 
 
 






















 
 
 
 
 
 
「我說你們啊,只會在別人背後說三道四。自己的實力真的有比人家強嗎?」
 
 
 
「須王.....同學.....」
 
 
「不過是看家族實力撐腰就比較了不起嗎?」
 
 
 
 
 
 
 
 
抬頭的瞬間,那畫面頓時令黑髮的男孩語塞。
 
 
 
 
 
 
 
 
 
 
 
 
 
 
 
 
 
 
 
 
 
 
 
 
 
 
 
 
 
 
 
 
 
 
 
 
 
 
 
 
直到現在,仍記憶猶新
 
那頭燦爛的金髮出現的瞬間,與那雙為自己而怒目著的漂亮紫眸。
 
 
 
 
 
 
 
 
 
 
 
 
 
 
 
 
 
 
 
 
 
 
 
 
 
 
 
 
 
 
 
 
 
 




























 
 
 
 
 
 
 
〝那孩子沒辦法的,跟他其他哥哥比起來,他平凡過了頭了......〞
 
 
 
 
 
 
 
 
 
 
 
 
 
 
 
 
 
 
 
 
 
 
 
 
 
 
 
 
 
 
 
 
 
 
 
 
 
 
因為不甘心,所以從來沒有一刻停止學習。
 
 
 
 
 
 
 
 
 
 
 
 
 
就算被嫌棄的多麼一文不值,我還是要靠我自己。
拿回一切我該有的。
 
 
 
 
 
 
 
 
 
 
 
從有記憶以來,不曾離開過黑白資訊的雙眼,
在第一次感受到色彩的瞬間,得到的新生。
 
 
 
 
 
 
 
 
 
 
 
 
 
 
 
 
 
 
 
 
 
 
 
 
 
 
 
 
 
 
 
 
 
 
 
 
 
 
 
 
 
 
 
 
 
 
 
 
 
 
 
 
 
 
 
 
 
 
 
 
 






























 
 
 
 
 
 
「鏡夜,還好嗎?連筆都停了.....身體不舒服嗎....?」
 
 
熟悉的手掌貼上自己肩頭,黑髮的少年反射性的回過了頭。
 
 
 
 
「不,沒甚麼,只是剛好有點想出神了....」
 
「是嗎,那就好。」
 
 
 
 
直率,放了心的爽朗笑容。
 
 
 
 
 
 



















 
打從相遇那天以來..................不曾變過............
 
 
 
 
 
 
 
 
 
 
 
 
 
 
 
 
 




























 
 
 
 
 
 
 
 
 
 
 
 
 
 
 
 
 
 
 
 
 
 
 
 
 
 
 
 
 
 
 
 
「喂,就算你這樣幫我說話,我也沒辦法給你任何好處的喔!」
 
「好處...?不,我不想要那個.........」
 
「欸...?」
 
 
「我只是想跟你做朋友。」
 
「所以我說了,我甚麼都沒有,你根本不用花時間在我身上........」
 
 
 
 
 
 
 
 
 
 
 
 
 
 
 
 
〝跟其他哥哥比起來,那孩子太差了..........〞
 
 
 
 
 
 
 
 
 
 
 
 
 
 
 
 
 
 
 
「鳳家的資源,好處甚麼的,我沒有想過,也不需要。」
 
 
「我只是,單純的想和你〝這個人〞做朋友喔。」
 
 
 
 
 
 
 
伸出手,露出那直率地有些耀眼的笑容。
 
 
 
「你...這傢伙是白癡吧....一定是白癡....」
 
「喂...怎麼這樣....」
 
 
 
看著對方那一副欲哭無淚的表情,
總板著臉的黑髮男孩笑了
 
 
毫無防備,發自內心的笑了。
 
 
 
 
 
「真是的,笑起來好看多了啊。」
 
 
 
 
 
 
 
 
「名字呢...?」
 
 
「欸....?」
 
「你的名字?」
 
「鳳...鏡夜....」
 
「好,從今天開始你就是我須王環最好的朋友了喔!」
 
 
 
 
 
 
 
 
 
 
 
 























 
 
 
 
 
 
 
 
 
 
 
 
 
 
 
 
 
 
 
 
 
 
 
 
 
 
 
 
 
 
 
 
 
















 
 
 
 
 
 
 
 
 
 
 
 
 
 
「鏡夜學長....?!」
 
 
「讓你體會一下,女人是多麼危險的存在吧.....」
 
 
撲倒治斐的瞬間,鏡夜宛如聽見自己腦袋理智斷裂的聲響。
 
 
 
 
 
自己比任何人都清楚,環有多麼重視這個女人。
 
 
 
 
 
 
 
 
好想毀掉.....如果就這樣毀掉......
 
 
 
 
 
 
 
 
 
「鏡夜學長不會的。」
 
 
「....?...」
 
 
「因為鏡夜學長,其實是個很溫柔的人啊......」
 
 
 
 
 
 
 
 
 
 
 
 
 
 
 
 
 
 
 
 
 
 
 
 
 
 
 
 
 
 
 
 
 
 
 
 
 
 
 
 
 
 
 
 
 
 
 
 
 
 
 
 
 
 
 
 
 
 
 
 
 
 
 
























 
 
 
「喂,我說你不要再跟我走在一起了啦!」
 
 
「欸?!為什麼?」
 
 
「你一直跟我走在一起就會被人家閒言閒語的啦!」
 
 
「有關係嗎...?」
 
 
「愛說就隨他們去說好了!」
 
 
 
 
 
 
 
 
「你啊...真是個笨蛋....」
 
嘆氣的黑髮男孩非常無力
卻莫名的引來了金髮男孩的笑聲。
 
 
 
 
 
 
「謝謝你,鏡夜,果然你是個溫柔的人啊.....」
 
 
 
 
 
 
 
 
 
 
 
 
 
 
 
 

























 
 
 
 
 
 
 
 
 
 
 
 
 
 
 
 
 
 
 
 
 
 
 
 
 
 
 
 
 
 
 
 
 
 
 
 
 
 
 
 
 
 
 
 
 
 
 
 
 
 
 
 
 
 
 
 
 
「溫柔...嗎...?」
 
 
 
 
「鏡夜學長,是為了環學長所以才這麼做的吧....?」
 
「所以,果然鏡夜學長很重視環學長啊.....」
 
 
 
 
 
 
 
 
 
 
 
 
 
 
 
 
 
 
 
 
 
 
 
 
 
 
 
 
 
 
 
 
 
 
 
 
 
 
 
 
 
 
 
 
 
 
 
 
 
 
 
 
 
 
 
 


















































 
 
 
 
 
 
 
 
「鏡夜。」
 
 
「幹嘛?」
 
 
「我想要創立男公關部。」
 
 
 
 
 
 
 
「所以?」
 
 
「所以我需要你的協助,鏡夜。」
 
 
 
 
 
 
 
 
 
 
 
 
 
 
 
 
 
 
 
 
 
 
 
 
 
 
 
 
 
 
 
 
 
 
 
 
 
 
 
 
 
 
 
 
 
 
 
 
 
 
 
 
 
 
 
 
 
 
 
 
 
〝那個孩子你做甚麼?〞
 
 
 
 
 
 
 
 
 
 
 
 
 
 
 
 
 
 
 
 
 
 
 
〝那樣沒有資質的孩子,我們鳳家不需要〞
 
 
 
 
 
 
 
 
 
 
 
 
 
 
 
 
 
 
 
 
 
 
 
 
 
 
 
 
 
 
 
 
 
 
 
 
 
 
 
 
 
 
 
 
 
 
 
 
 
 
 
 
 
 
 
 
 
 
 
 
 
 
 
比起亮眼的金髮,此刻伸向自己的手掌更是令人無法移開目光。
 
 
 
 
 
「我需要你。」
 
 
像是在強調甚麼,金髮的少年又再一次....再一次
 
說眾了自己內心最為渴望的話語。
 
 
 
 
 
 
 
 
「真是拿你沒輒.......」推了推鏡架,黑髮的少年別過了頭。
 
 
在對方露出笑容的瞬間,側過的半臉也出現了微微上揚的嘴角。
 
 
 
 
 



















 
 
 
 
 
 
 
 
 
 
 
 
 
 
「謝謝你,鏡夜。」
 
 
 
 
 
 
 
 
 
 
 
 
 
 
 
 
 
 
 
 
 
 
 
 
 
 
 
 
 
 
 
 
 
 
 
 
 
 
 
 
 
 
 
 
 
 
 
 
 
 
 
 
 
 
 
 
 
 
 
 
 
































 
 
 
 
 
 
 
 
 
 
 
 
 
 
 
 
 
 
 
 
 
 
〝天資不足你的你,也懂得要拉攏須王家的後繼阿〞
 
 
 
 
 
 
 
〝看來你似乎比想像中的有用的多〞
 
 
〝好好保持,須王家的力量,總有一天利用的到......〞
 
 
 
 
 
 
 
 
 
 
 
 
 
 
 
 
 
 
 
 
 
 
 
 
 
 
 
 
 
 
 
 
 
 
 
 
 
 
 
 
 
 
 
 
 
 
 
 
 
 
 
 
 
 
 
 
 





















 
 
 
 
「所以....理事長您.....一直都在利用環大少....」
 
「只為了...推翻現任總裁....也就是您的母親....?」
 
 
 
 
 
 
 
 
 
 
 
 
 
 
 
 
 
 
瀏海下的雙瞳是如此憤怒,
隱忍著的怒氣衝上心頭。
 
 
 
 
 
雙胞胎方才出口的真相,
自己早已有了預料。
 
因此才更無法冷靜.....
 
 
 
 
 
 
 
 
 
 
 
 
 
 
冷靜地接受那個人竟然被自己最深愛的人所徹底的利用
 
 
 
 
 
 
 
 
 
 
 
 
 
 
 
 
 
 
 
 
 
 
 
 
 
 
 
 
 
 

































 
 
 
 
 
 
 
 
 
 
 
「我說你啊,跟你父親還真像。」
 
 
 
 
「哈哈,真的嗎.....?」
 
「我從小就不太見的到母親,大概是從小都跟父親住一起的關係吧.....」
 
 
 
「你似乎跟家人的關係不錯嘛....」
 
 
「嗯。因為他們都是我最摯愛的人啊....」
 
 
 
 
 
 
 
 
 
 
 
 
 
 
 
 
 
 
 
 
 
 
 
 
 
 
 
 
 
 
 
 
 
 
 
 
 
 
 
 
 
 
 
 
 
 
 













































 
 
 
 
 
「您怎麼能....那麼樣輕描淡寫過他的處境.....」
 
「咦...?鏡夜..?」
 
 
 
 
 
 
「您難道不知道他有多們開心自己能夠進入本邸....又有多重視你們不惜失去一切嗎....?」
 
 
 
 
「那個傢伙....環他一直深愛著他的家人阿....!!」
 
 
 
 
 
 
「鏡夜學長,...冷靜一點...」
 
 
 
 
 
 
 
 
 
 
 
 
 
 
 
失去理智
 
 
 
 
 
 
 
 
 
 
17年來,不曾有過,
不管自己遭遇了甚麼、被說了什麼
 
 
 
 
 
 
 
 
很清楚,自己只要一扯上那個人,
就始終很難自己.....
 
 
 
第一次笑、第一次無奈、第一次生氣、
第一次被人道謝、第一次交到朋友.....
 
 
 
 
第一次聽到甚麼人對著自己說  -   我需要你
 
 
 
 
 
 
 
 
 
 
 
 
 
 
 
 
 
 
 
 
 
 
 
 
 
 
 
 
 
 
 
 
 










 
 
 
 
 
 
 
 
〝我和那個人,只是朋友〞
 
 
〝什麼...?〞
 
 
 
 
 
 
〝我和環只是朋友,利用須王家甚麼的,我沒想過。〞
 
 
〝是嗎...?呵,你果然還是太懦弱了....〞
 
 
 
 
 
 
〝總有一天,你會為了你的無知而後悔。〞
 
 
 
 
 
 
 
 
 
 
 
 
 
 
 
 
 
 
 
 
 
 
 
 
 
 
 
 
 
 
 
 
 
 
 
 
 
 
 
 
那就讓他後悔吧.....
 
我要的,也只是想單純地待在那個人身旁,
直到他不需要我為止............
 
 
 
 
 
 
 
 
 
 
 
 
 
 
 
 
 
 
 
 
 
 
 
 
 
 
 
 
 
 
 
 
 
 
 
 
 
 
 
 
 
 
 
 
 
 
 
 
 
 
 





























 
 
 
 
 
 
 
 
 








 
 
 
 
 
 
 
 
 
 
 
 
「所以我說我真得是太厲害了....」
 
看見那路旁滿滿的警察與空盪不已的寬敞大馬路,
 
 
 
金髮的男人無奈地笑了。
 
 
 
 
 
 
 
 
 
「為什麼?」
 
「嗯?」
 
 
「為甚麼你會知道我會做快艇來這裡?」
 
 
 
「的確,如果選擇直升機趕去機場是最省時又保險的方式。」
 
 
「那你...?」
 
 
 
「但是你是我們男公關部的King-須王環,所以我知道。」
 
 
 
 
有些得意,在推上鏡架的瞬間,
那黑髮的少年笑了,淺淺地,卻是深植人心的好看笑容。
 
 
 
 
「真不愧是鏡夜阿。」
 
單純的喜悅笑容,那正是你的引人追尋的魅力所在....環....。
 
 
 
「快去吧!要是你沒有見到令堂我可是會生氣的啊!」
 
 
「摁,現在就去,走吧,治斐!」
 
 
 
 
 
 
 
 
 
 
 
 
 
 
 
 
「欸....鏡夜學長不去嗎?」
 
 
 
搖了搖頭,黑髮的男人依舊微笑著。
 
 
 
「現在,他最需要的人,是妳喔!」
 
 
 
 
 
 
 
 
 
 
 
 
 
 
 
 
 
 
 
 
 



















 
 
 
阿阿....原來他已經不需要我了阿.......
 
 
 
 
 
 
 
 
 
 
 
 
 
 
 
 
 














































 
 
「鏡夜...!!」
 
車內的金髮少年探出了頭,
呼喊聲引回了沉思的黑髮少年注目。
 
 
 
「如果沒有你,今天就慘了呢....」
 
 
 
 








 
 
 
 
「謝謝你!!」
 
 
 
 
 
 
 
 
 
 
 
 
 
 








 
 
 
無言地注視著禮車的離去。
 
 
攤開深黑色的手札,
黑髮少年快速的書寫著。
 
 
 
 
 
 














 
 
 
 
 
 
 
 
 
 
 
 
 
「他也許還需要我替他多收幾次爛攤子.......」
 
 
 
 
 
 
 
 
 
 
 
 
 
 
 
 
 
 
密密麻麻的字跡,
 
在最新書寫上的只有短短的隻字片語.....
 
 
 
 
 
 
 
 
 
 
 
 
 
 
 
 
 


















 
 
 
 
 
 
 
XX年X月X日
 
第一次知道,原來感動也能讓人沉默。
 
 
 
 
 
 
 
 
 
 
 
 
 
 
 
 
 
 
 
 
 
 
 
 
 
 
 
 
 
 
 
 
 
 
 
 
 
 
 
 
 
 
 
The End  
 
 
2011.02.18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