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してる』
關於部落格
  • 28469

    累積人氣

  • 1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風動鳴(安加西奈X神闇)-沒有你的日子

「那麼,我明天再來見您了。」 輕柔地起身,眼前這與自己思念之人極為相似的少年 仍舊不見心機地對著自己笑著。 「明天是我的大限之日,你就不能放我一天清閒嗎?」 「我怕您會孤單嘛......」 「真是.....」安加西奈無力地對著這後生晚輩嘆了口氣。 「音笛,艾洛德還好嗎...?」 「老樣子嘛.....」少年沉靜的水靈大眼為此充滿著憂愁。 「那個笨蛋兒子,總是這麼愛製造麻煩。」 黑髮男人不悅地抱怨著。 但少年知道他只是嘴硬心軟。 在他們這第37屆神座之中, 安加西奈算是非常疼愛他的繼承人的, 雖然不曾表現的讓艾洛德知道。 但音笛深信艾洛德絕非渾然不知............. 那個人.....總是溫柔.....總是善解人意....... 總是永遠的替別人解釋,也總是永遠的不在乎自己。 這樣的他.....不可能感受不到自己父親那不直率的愛....... 「光想到明天之後就要和那個笨蛋去同一個地方就令我不爽....」 「別這麼說嘛...伯父....」 音笛露出了無奈的表情, 這個人就算到了死前,也不會改變自己的不坦率呢.... 就某些角度來說,這位一百七十幾歲的長輩還真像個小孩...... 「那麼,我回去了。」 「阿,快回去也好,你家不是還有三個小鬼嗷嗷待哺嗎?」 「也是....呢....」 轉身,少年默然的走了出去。 「伯父,明天見.....」 這是最後一次說明天見了呢..... 音笛不免露出了哀傷的表情,但隨後又立刻變為了面無生氣。 我沒有悲傷的時間..... 我只能不停的前進,為了艾洛德...... 瞬間移動咒式一啟動。 方圓數里內便在野感應不到他的氣息。 「風之精。」 靜坐在室內的黑髮男人招來了精靈。 「為我帶點口信....給我的搭擋.....」 搭檔嗎.....? 分隔了一百四十年,我還有稱你搭檔的資格嗎....? 既然已經到了盡頭,就不想再欺騙了。 欺騙你,欺騙自己, 其實打從一開始答案就非常明顯了..... 「我要見你,就在東邊的那個峽谷。」 我與你最初相遇的所在.............. 執起手一揮動,精靈飄動了出去。 起風了..... 是該,都結束了..... € 讀過了風捎來的信息 神闇不經笑了。 經歷了這麼久的分離,這個人怎麼依舊什麼都沒變..... 「父親,有甚麼開心的事嗎?」 坐在男人腿上的女孩動了動水靈的大眼,詢問著。 「為甚麼這麼問?」 「因為從未見您笑過呢.....」 「笑....嗎....?」 也是 打從你送我回來的那天起,我就失去了笑的能力了。 或許在我的人生最後這一刻,能在和你相見,已是我最期盼的結束了。 與你分離的這一百四十年,我過得並不好。 沒有你的日子,竟令我如此的無所適從。 常人都會在這樣的情況下了結去了生命吧..... 可我捨不得,捨不得那可能與你再次相見的可能性。 只要能與你同樣存活著,就已經滿意足了。 今天是最後一日了吧.... 這悲哀的一百八十年輪迴的最後一日, 或許是生不逢時,所以註定了我們這一世無法相知相守。 不怨了..... 生命的起初不同我無法選擇, 但離去我要與你同在。 只求在九泉之下,沒有這層身分束縛的你與我, 能真正的不離...... 輕柔地放下少女, 神闇摸了摸他的頭。 「也許將來的哪一天你也會遇到令你失去一切也想要守護的人,」 「如果真得有那個時候,千萬不要鬆開對方的手,無論如何......」 男人若有所指似地如此訴說著的。 少女不明所以的點了點頭,便退了下去。 你知道我有多麼期待這一天的到來嗎....? 吶.....安加西奈...... € 「今天,終於肯見我了?」 拉下了漆黑的面罩,那銀髮少年笑的有些苦澀。 一百四十年了..... 距離彼此上一次見面竟然相隔了這麼的久遠.... 「是阿....」 淡然地坦承,少年不知道這已經是他的最低姿態。 他,安加西奈.席德列斯。 史上最強之不敗神座,今日也終將面臨一死。 「怎麼,在你死前,終於肯放下身段與我見面了?」 「呵,我只是不想讓你留下遺憾啊。」 「什麼....?」 「要是你以後都見不到我,應該會痛苦地想去自殺吧.....」 語落,安加西奈自信的大笑了起來。 為此,少年也無奈的笑了。 一百四十年了,眼前這個人還是甚麼都沒有變。 依舊自傲、自是非凡,跟那總是霸道的溫柔...... 「真是.....一百四十年你都能放我不管了,你還真差這三年阿....」 「哼,我有意願你就該偷笑了。」 他的嘴硬,神闇是最清楚不過的了。 每次都被他鬥的甘拜下風,總是這麼不甘心。 但又如何?自己還不是這麼的喜歡這個人? 喜歡到曾願意為他捨棄一切...... 「吶,神闇,你殺了我吧?」 「什麼....?」難以置信,少年瞪大了雙眼。 「你不是一直都想殺了我?」 「你是要死了,所以連腦子都不太正常了嗎?」 「不是,只是不想再重蹈覆轍了.....」 此話一出,神闇只能一頓。 那悲劇,是與自己全然無法脫節的。 為了救自己的生命, 而犧牲了安加西奈最重視之人-其父親帕黎修蒙的生命。 「對不起....如果不是因為我....你父親不會死....」 這句話,在自己心中究竟迴盪了多久? 礙於立場、礙於尊嚴,總未能說出口..... 但如今這些根本微不足道..... 和你比較起來,我的甚麼根本不重要...... 「不是因為你,他的死是為了我,為了要保護我.....」 安加西奈難得地沉下了臉, 深墨色的雙眸,就和那時候一樣,懊悔著。 自己刻意忽略神闇對自己的重要性,刻意假裝不在乎。 父親全都是看在眼底的。 他清楚的知道著,我無法失去神闇, 也理解如果讓我知道是公會動的手腳,我會怎麼下一步。 他只是....想代替我,成為千古罪人罷了...... 這些,自己一直都知道, 卻硬是將父親遺留下來最珍貴的寶物推開..... 硬是將無辜的他送回黑暗深淵...... 一錯在錯.....重蹈覆轍....... 「動手吧...神闇,這是我唯一能為你做的了.....」 嘴角揚起了,那笑容有著細膩的溫柔。 神闇不由得憶起了那晚, 自己意外被收留的夜裡...... 〝我出手是重了點,傷可能要一陣子才回好〞 〝留下來吧....神殿裡還有很多空房。〞 〝如果怕面子掛不住,就當作我強留你的好了。〞 其實這個人很溫柔,卻總是不會表現出來。 自己一直都是知道的。 若非如此,自己也不會這麼依戀這個人...... 「你知道我做不到的。」 少年搖著頭,那銀色的髮晃動著。 「為甚麼?你早該能恨我的不是?」 「理應如此,但很可惜,我做不到。」 早在十四歲那年就被捨棄的生命, 是你與你的父親給了我一次次重生的機會。 這樣的你, 如果真的還能恨這樣的你該有多好? 不動聲色的 安加西奈抽起了珮在腰際的劍。 神闇執起了手欲阻止,卻被安加西奈順勢推入了心窩。 「安加西奈!!」 無法動作,神闇茫然地看著自己握著劍柄的手。 「呵,你果然還是這麼好騙........」 「為甚麼....究竟為甚麼.....」 斗大的淚珠從兩頰滑下, 忘了有多久,自己沒有這樣哭過了...... 「因為你是我這世上.....最捨不得的遺憾.......」 拂上自己臉頰的手掌逐漸失溫。 神闇自覺自己竟全然無能為力......... 「不要追我到另一個世界,你就利用你那所剩也無幾的時間....」 「為自己在乎的東西去做什麼吧.....!」 「神闇......原諒我.......」 「原諒.........我......」 像幻覺一般。 越來越薄弱的氣息,已表露了一切........ 最後,自己還是甚麼都沒聽見............... € 不知道自己究竟抱著那冰冷的軀體哭了多久, 只是當自己恢復意識之時就已回到了地底。 〝偶爾,為你所重視的東西,做些什麼吧......?〞 曾經, 我最重要的東西是你。 失去了你,我究竟還剩下甚麼...... 〝小闇.....你要以組織為重.....〞 〝你也要成為能為組織效力的人.....〞 〝答應媽媽......吶.....?〞 轉身, 那銀髮的少年拿起了木櫃上不起眼的瓶子, 將內容液體一口飲盡。 沉重的眼皮覆上了那雙空洞的眼, 藥力的效果使他沉睡,無意識地沉睡。 沒錯...... 我還無法追隨你的腳步而去...... 我還必須要活著......... 為了組織........ -----------The End-----------------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