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してる』
關於部落格
  • 28469

    累積人氣

  • 1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特殊傳說】靜止的時間(凡斯X亞那瑟恩.伊沐洛)

『終於....又再見到你了呢....凡斯。」 依舊微笑著 輕柔的嗓音,與最相遇之初相比,不曾變過。 如果這裡不是戰場,不是鬼王聚合之地, 我想我也能為你而笑。 卻,事與願違。 『堂堂一介貴族精靈,這不是你該來的地方,亞那。」 被呼喚的美麗精靈瞪大了雙瞳, 隨後又漾起了那喜悅似不合時宜的笑容。 「你終於.....又再叫我的名字了呢,凡斯。」 只是因為一個呼喚,他就能如此地開心。 青年情願喚他千遍萬遍。 緊皺著眉心,不語。 此時不是不知道該說甚麼,而是多說無益。 時間無法倒回,詛咒不會消逝。 縱然為妖師, 已『發生』之事,無法改變。 「不要露出那樣的神情,我從來就不怪你喔,凡斯。」 雙拳緊握。 並非出乎意料,只因太過理解而替他憤恨。 憤恨自己的衝動,憤恨著自己的無知, 更加憤恨能夠面無表情加害於他的自己。 「你還不明白嗎?這個咒言的背後牽動的不只有你,亞那。」 你心愛的焰之谷公主, 你將來也許能繼承你與她美貌的無知子孫。 「也許.......這是我對你族人出手,主神回覆我的代價.....」 「事到如今,你還要在自找罪受嗎?亞那!!」 你從未犯錯。 一錯在錯,是你眼前這名為凡斯之人。 是你眼前這總以朋友之名,不停執著傷害你之實的愚蠢妖師。 「當時無法阻止,無法守護你的族人,我應同罪。」 不再純粹, 笑容裡的悲傷,為甚麼當時的自己甚麼都看不到? 「回去,帶回去你的族人與軍隊,鬼族這烏合之眾將由我來摧毀。」 「凡斯,我們曾說過的,無論是誰,都不會因為任何無法避免的災禍而捨棄對方的不是?」 「我要拯救你,凡斯。」 金色而亮麗的青嫩枝芽隨風搖晃。 行走中的青年看見飄落而下意識舉起了手。 還沒完全搞明白狀況,那不輕不重的細長身軀已壓上了自己。 蹌踉地跌坐在那綠意的地。 青年有些窘困的看著眼前那莫名人影。 身影回過了臉,從臉龐滑落的是那細絲般的柔金色。 「阿!!對不起!過往的路人,願在主人的保佑下您沒有受傷才好!!」 瞪大了與其髮色相同的美麗雙眸, 宛如雕藝品般的面容細緻地傳達了他的擔心。 長型的尖耳以及那口吻完全顯示了那〝飛人〞其身分。 「我沒事,倒是你,精靈原來都是會莫名從樹上飛下來的嗎?」 「不,今日在主神的恩賜下,我獲得了特別的美景。」 「美景?」 「是的,在新生的這樹靈上翻倒過身欣賞,可真是難得一見。」 精靈柔柔地訴說,而黑髮的青年只是無力地嘆了口氣。 「儘管你的重量不重,但我想任何新生的樹枝都還承受不起你的體重。」 沒有接續,那金色髮的精靈只是露出了一臉歉意以及那似乎名為害臊的神情。 「不過,或許等到樹再長大一點,景致也能別有一番風味。」 抬起了雙眸, 在對上青年面孔的瞬間, 他見了他的笑。 直到後來相識,精靈才明白,那一幕有多麼難得可貴。 「希望那天到來之時,主神還能在恩賜我與你共享。」 笑著,精靈依舊對著那黑髮的青年柔柔地笑著。 「我名為亞那瑟恩‧伊沐洛,在大氣精靈地守護以及風之精靈的傳遞下,我能否知曉你的名?」 沉寂了不算短的時刻, 黑髮青年只是靜靜地看著那美麗精靈,良久,未開口。 「凡斯。」 「我是妖師一族下任繼承人,凡斯。」 語落,凡斯靜觀其變。 並非預料中的驚訝,並非預料中的慌恐。 精靈依舊笑著。 「那麼,從這一刻起,你凡斯為我亞那瑟恩‧伊沐洛之友,我以主神之名起誓,」 「從今爾後,無論如何,都不會因任何無可避免的災禍捨棄我這名為凡斯之友,直到永恆。」 妖師青年無奈的嘆了口氣,開了口。 「我凡斯僅以妖師後繼者之名起誓,亞那瑟恩‧伊沐洛為我之友,從今爾後,是生是死,我與之相隨。」 漾起了那逐漸擴大的笑容,妖師的青年只覺得那笑容似乎亮眼過了頭。 滿溢著不滿情愫的胸口緊繃著,卻不會因此感到不適。 以一般言語訴說,或許就像是之前閱覽過的書中所表示的〝溫暖〞吧? 靜止的時間,意外的牽絆,逐漸改變。 「冰之牙的的第三王子,你真的天真地以為能與妖師次等闇黑種族為盟友嗎?」 猖狂的陣笑,鬼王旗下六大高手齊聚在旁。 黑髮青年怒目相視,開口。 「退下,你們這些妖物這裡豈是你等能來說三道四的?」 聞聲,那鬼物皆噤聲,只是不明所以的環看著其他同伴。 「跟我回去吧!凡斯,我們可以一起回到那時候.....」 「亞那。」 不等對方說完,那青年再度出聲喚了他。 笑了,有多久沒有在對著自己那最為珍視而笑。 「我,回不去了....」 反手舉起了那黑色的利刃, 青年無預警的砍殺了身旁自認為夥伴的鬼王高手。 「凡斯!!」 美麗的精靈呼喊著他的名。 他沒有停手,只是持續的攻擊。 「妖師叛變了!快點包圍住殲滅他!!」 鬼族那方傳來了女性的呼聲。 其餘對戰中的鬼物像是聽懂人語一般的聚集過來。 那雙靛黑色瞳孔中沒有絲毫懼怕。 勾起了那冰冷的笑,黑髮青年收了劍。 宛如感應到甚麼,與那妖師最為接近的高手貴族皆開始怯步。 「其實退後也沒任何的意義,對善於使用言靈之力的我們一族而言,你等也只是在做無謂的掙扎。」 「妖師的首領大人,您這是何苦呢?我們同是在一條船上....」 「同一條船上?別笑死人了!」 「若非你們,我的族人不會逝去,以鬼王高手自居的你們,準備好要為愚弄妖師一族付出代價了嗎?」 指尖上的法陣逐漸成形,黑髮的青年依舊那樣的面無表情。 就如兩人最初相遇之時........ 「凡斯,我發現你很少因主神賜予世上如此美好的事物、景物而展露笑顏呢?」 「身為妖師,我實在無法理解何謂美好?何謂快樂?」 打從擁有意識以來, 唯有逃跑佔據了他絕大部分記憶。 轉換住所,被追殺,再傳換住所。 青年實在不認為這樣的情境能讓人留心觀賞美景。 「但對我而言,能夠認識凡斯,就是主神給予我的最美好,以及最快樂了!」 笑著,精靈喜悅地笑瞇的眼。 黑髮青年無聲地勾起了嘴角。 不是沒有發現與這精靈相識以來,自己似乎變得愛笑了。 但,或許這樣的改變也不是特別地壞事。 「願主神能像凡斯賜予我快樂一般,讓我也能將快樂給予凡斯與之分享就好了呢.....」 黑針似雨海般落下的瞬間。 那柔金色長髮的精靈幾乎已經放棄了求生的意志。 比起那針雨,那將自己毫不猶豫護在身後的黑色背影更加令他突然地錯愕。 「凡斯!!」 原本離自己有段距離布置法陣的他出現在眼前, 那美麗的精靈茫然地看著他倒落。 抱起了那令自己最為珍視之人, 他早已淚流滿面。 「為甚麼.....為甚麼要救我...?你應該恨我不是...?」 「我因誤會而恨,我因莫須有而詛咒,真正該被憎恨的,到底是我呢....」 搖著頭,一向善言的精靈卻遲遲無法說些什麼。 「亞那......」 直待最後的最後,早已沒有自欺欺人的必要了。 回應了他的呼喚, 精靈貼近了他的耳旁,黑髮青年那逐漸泛白的雙唇開闔了幾下, 隨後再也沒有任何動作了。 「呦,結果死的竟然是妖師阿,也罷,不聽話的旗子留著也只能是禍害。」 對上那悠悠語調來人的藍色眸子。 柔金總是平靜的美麗瞳孔中有著殺氣。 那近乎純粹的殺氣。 「愚弄妖師一族與精靈一族。」 「安地爾,我會讓你們付出慘痛的代價。」 € 不知是從哪裡來的流傳, 只知道歷史評語解說中總會被加上這麼一筆。 同樣擁有近乎永恆生命的兩大種族, 天使族善記,精靈族善忘。 但為何,我始終忘不掉.....? 發出了詭異的咆哮, 那令人聞風喪膽的巨大妖獸佇足於那美麗精靈身前。 「冰牙族的第三王子,世人總留戀於你能戰,今日,我將終結你,必且開始新的暗黑世界,」 「我將成為王者!」 「想都別想。」 舉起了銀白色的長劍,那精靈臉上笑容已復不再。 「耶呂惡鬼王,今日這西之丘經成為你的墓地。」 這僵持百年不下的對鬼族戰爭, 在螢之森武士協助下告終。 沒有人知道這場戰役下究竟犧牲了多少人。 吟遊詩人總是如此歌頌。 冰之牙有兩位精靈王子, 大王子智慧聰穎,三王子驍勇善戰。 西之丘鬼王塚成為最為浩大的的聖戰, 卻無人提及了那場山谷中的無名戰役...... 逝去的無法回歸,失去的無法再度擁有。 下令燒去了有關妖師的一切史記, 那美麗的精靈沒有猶豫。 精靈石棺中的妖師經過修復宛如只是陷入了睡眠。 佇立一旁的精靈有多想就這麼伸出手輕輕地將他喚醒。 可笑的是,現實往往與期待有著無法縮短地差距。 倒臥在血泊之中, 你最後宛若喃喃自語般的言。 「亞那。」 「如果真有所謂的主神,那麼在我與你相遇之時,祂早已賜予我那最快樂了......」 闔上那厚重的石棺。 細長指尖上的法陣即將成形。 「亞那,你確定要這麼做嗎?」 那少女有著獨特的美麗的臉孔,鮮明的紅色長髮隨風而搖曳。 「一旦你將寄宿於靈魂中的力量分散,那麼〝凡斯〞就從此不存在。」 「巴瑟蘭,我想,或許有些事情....只要存在於這裡就夠了.....」 精靈指了指自己首腦,勾起了淺淺的笑容。 天使善記,精靈善忘。 但今夜的我, 夢中依然有你, 與那段我們曾共同擁有的時光........ 千年以後 白色病床上, 藍色髮的少年逐漸清醒。 映入眼簾的是那美得令自己認定為〝死神〞的銀紅髮少年。 「哼,看來是醒了呢。」 「痾....請問這裡是....?」 「歡迎來到Atlantis異能學院,〝學弟〞。」 失落的時間,齒輪再度轉動................ -----------------------------The End-------------------------------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