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してる』
關於部落格
  • 28469

    累積人氣

  • 1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Dolls特刑部隊】Risibility (御柴子笑太X上條璃宮)

「第三部隊,死刑確實執行完畢。」 「好耶~回總部收假了!」 無線電那端傳來了情報班人員的歡呼聲。 金髮的少年只是收回了手上的短刀,白色面罩下的臉孔是什麼沒有人猜的透。 「隊長,還好嗎?」 「沒事,我很好,大概有點累了.....」 「果然呢,看起來今天有點失神呢。」 「嘛,要放假了,隊長要好好休息喔!」 「嗯。」 € 踏出那自己天天出入的法務省大樓, 頃刻,他頓然不知道自己該何去何從。 他,上條璃宮,特別死刑執行刑務官第三支部隊長。 其實很討厭放假。 放鬆甚麼的,他所面對的,只有那噩夢。 他討厭獨處,因為思緒會不受控制。 他討厭休息,因為那記憶連睡夢中的他也不放過。 「呦,聽說你放假了?上條。」 那熟悉的嗓音,其實早在他抬頭前就認出來了。 「這不是放長假中的總隊長嗎?特別出現在這裡是要回來上工了嗎?」 冷嘲熱諷,其實自己不想這樣與他交談。 只是每當自己意識到之於,話早已出口。 「上工甚麼的可能還要一陣子啦,倒是你,臉色很差啊,還好嗎?」 「我沒事,多謝總隊長關心。」 冷語回應,那少年的果決,男人露出了無奈的笑顏。 「嘛,別這麼拘謹嘛,現在可以代價期間呢。」 微笑著,語調依舊是那樣的溫柔。 其實他不是很明白,自己總是不停與他爭執。 為甚麼他還是那樣的對自己溫柔,就像帶其他人一樣........ 令他煩躁......... 「吶,我說上條,如果你也沒事的話,陪我去個地方吧?」 € 「總隊長,您說要去個地方......其實是要去逛街嗎...?」 看著人來人往的擁擠商店街,那金髮的少年有那麼幾秒深切地感受到自己得錯愕。 「不算是,只是來買點東西。目的地不是在這裡。」 聽見他的回答,少年鬆了口氣。 對他而言,他不喜歡多人的地方。 「欸....你看那個人,兩隻眼睛顏色不一樣耶。」 「真的假的,在哪裡.....?」 虹膜異色症,天生與那個人相同的隱疾。 為了這雙眼,他受盡了一切屈辱。 〝妖孽,不詳之子啊!!!!!!!!!〞 〝不要看他那雙眼,看了會被詛咒的〞 〝殺了他,殺了那個不祥之物阿!〞 「上條,沒事吧?」 肩頭上傳來那溫暖的熱度。 那掌心與神情,不曾虛假。 「嗯,....沒事。」 「上條,」 「抬起頭來。」 「甚麼?」 「抬起頭來,我說過的吧?那雙眼不是詛咒,那是這世界上獨一無二的笑容。」 € 第一次離開訓練所, 那少年顯得有些惶恐。 「五十嵐課長。」 背後傳來了叫喚, 走廊上少年與那男人都停下了腳步。 「你們是要去找三上部長嗎?我也正好要去找他分派新的任務。」 「只是我要先去換個衣服,能幫我跟他說一聲嗎?」 「可以是可以,只是你這傢伙愛遲到的老毛病還真是改不掉啊....」 「哈,不要記得這麼清楚嘛,倒是你不介紹一下這位嗎?新人?」 「嗯,今年以第一名從訓練所畢業的新人,上條璃宮,目前是分派做第三支部隊長。」 「嘿~不錯嘛,新人就接隊長了。」 「我才不會滿足於此,總有一天,我一定會升上第一部隊!」 那少年開口,有些狂妄,卻堅定不已。 「喂,你這傢伙,他可是.....」 伸手止住了那男人預備接續的話語。 褐髮的少年笑了,愉悅地笑了。 「看來不只有美麗的外表,連夢想也不小嘛!」 「甚麼?」 「那雙眼睛很漂亮呢,眼色也好,眼神也不賴。」 「看來以後要請你多多指教了呢,上條。」 「三上部長,第一部隊到了。」 「上條君,這兩位是第一部隊,總隊長御柴子笑太以及副隊長式部清壽。」 那雙異色的瞳孔難以置信地瞪大著。 而那褐髮的少年依舊笑著。 「請多指教囉,上條。」 € 〝你看,那雙眼超酷的。〞 〝是變色片嗎?超美的耶。〞 〝他旁邊那個人仔細看也超帥的耶,是藝人嗎?〞 「就說吧,時代背景早就不同了。」 「笨蛋,甚麼時代背景啊....你是大叔嗎.....」 「更何況,那雙眼,我可是看第一眼就被迷住了呢。」 「你腦子壞了嗎....?真是....」 那少年撇過了頭,那紅透的耳根卻隱藏不了他的羞澀。 「吶,上條,你還記得我們第一次見面嗎?」 瞪大眼,那少年對於他記得而感到意外。 「當時對著我說一定要升上第一支部的那個神情,我還真是記憶猶新。」 「這就是為甚麼,無論之後的你對我做了甚麼,說了甚麼,我都不會討厭你。」 「因為,你不是那樣的人,我說的對嗎?上條。」 平光鏡片下的眼神絲毫不迴避。 深邃而真誠。 少年只是轉過頭,那細碎的聲音如此說著:「知道了又問我幹嘛......」 「吶,上條,我對你,或許就是所謂的那種一見鍾情,也說不定喔....」 € 「那麼,這次的任務就指定第一部隊和第三部隊了。」 「聯合任務....?」 長髮的男人環視了在場的所有人,表情甚是疑惑。 而被隊內自己人稱為小兔子的另一名成員只是神情嚴肅的接下命令。 「嘿,能和鼎鼎大名長期休假的總隊長聯合任務真是我們第三支部的榮幸。」 「隊長.....」黑髮的隊員們小心謹慎地輕聲叫喚著自家的隊長, 而被刻意點名的男人只是無所謂地微笑著。 「也請多多指教,上條隊長。」 「笑太君,小心!死刑犯往你們那邊去了!」 「有槍,要特別小心。」 「了解。」 語落,眼角不意外出現的黑影,沒有引起男人太大的驚訝。 迅速地讓角膜辨識器確認, 沙漠之鷹槍口早已瞄準了來人心臟。 上膛,屈指,開搶。動作一貫的流暢。 「笑太君,後面危險!!」 槍聲。 在自己還來不及轉身之於就已經感覺自己已摔落在地面。 回過身,那有著那頭金髮的熟悉身影倒臥在自己身旁。 淒厲的哀嚎傳出,那原本似乎是舉槍對著自己的另一名嫌犯。 手臂上的小刀不容置啄就是使對方停手的重要一擊。 「上條隊長!!」 黑髮的隊員朝著那人衝來, 但他在來人趕到之前就早已將他抱起。 「瑞城,那傢伙是另一個死刑犯編號14508沒錯吧?」 憤怒。 那總是笑臉迎人,從不輕易動怒的特刑總隊長, 此刻與其說是冰冷的宛如人偶, 倒不如說是為仇恨而冷靜自持的虛偽殺人機器。 也許下一秒,也許立刻。 隨時有可能大開殺戒。 「是...是的,眼角膜已確認為本人。」 「通通不准出手,我要親手殺了他。」 舉起那金色閃耀的沙漠之鷹。 除去了那不停哀嚎的死刑罪犯, 現場的死寂與那沉重的空氣幾乎使人屏息。 槍聲終止了一切。 而那少年,依舊沉睡。 € 「笑太呢?還在醫院嗎?」 「是的,現場結束後總隊長就立刻護送上條隊長前往醫院了。」 褪去純白色的制服,長髮的男人在套上襯衫之於長嘆了一聲引來同伴的不解。 「式部副隊長?」 「上條到底情況如何,其實我也點擔心呢.....」 「畢竟笑太很重視他呢.....」 勾了勾嘴角。 不久前,自己曾問過他。 為何上條不停地找他麻煩,他卻無法討厭他得理由。 〝他其實不是你們想像中個性那麼差的人啦〞 當時的他,只是笑著如此回應道。 而那時的自己,也只是懵懵懂懂。 其實自己早該發現的。 因為自己也是懷有那樣的情感,儘管對象不同............ 「副隊長?還好嗎?」 「嗯,沒事的,讓羽沙希擔心了對不起呢!」 「不,不會的,副隊長也不用擔心!上條隊長一定會沒事的。」 那短短的三言兩語,式部清壽笑了。 儘管詞不達意,儘管笨拙, 卻是如此的溫暖。 伸手勾住了他的頸子,那長髮的男人閉上了眼。 毫無防備的輕靠在那人的肩頭,他感到很滿足。 「謝謝你,羽沙希。」 € 忘了是什麼時候恢復了理智, 只記得當自己看見他被人開槍而倒下的瞬間, 自己發狂了。憤怒的發狂了。 若不是在抱起他的那刻確實感受到了他的呼吸, 他知道自己是無法那樣冷靜確認那人是否為死刑犯。 若他有個三長兩短,無論對象是誰,他依然會殺了他。 只因他不長眼的對他出手了。 回過神,正好與那初醒的異色雙眸對映上。 那男人無聲的在內心裡嘆了口氣,總算是安下心來。 「總.....隊長?」 正因為他方為清醒,那輕柔的叫喚宛如不是出自他的口。 儘管好聽,但如果可以他情願不是在這樣的狀況下。 「這裡....是?」 「醫院,在任務中,你中槍,被送來這裡。」 「對....那個混蛋.....」 屈身想要坐起身來, 但少年卻吃痛的咬了下唇。 「傻瓜,不要亂動,你還不可以起來。」 慌張的站起身來, 那男人伸手輕柔的將他推回床上。 「醫生說,子彈穿進左肩,不過幸運的是沒有傷到要害。」 伸出被單上的左手, 那少年伸了伸手指,隨後安心的放下那緊繃的肩頭。 「還能再看到你美麗的刀法真令人開心。」 玩笑與否?那男人依舊只是笑著。 而少年以羞澀的別過臉。 「要...要不是因為你太大意我也不會....」 「對不起,上條。」 那句道歉太過嚴肅。 少年回過了頭, 一度,他以為自己眼花了。 那個在記憶中,總是那樣如同晨曦般微笑著的特刑總隊長。 居然是如此沉重的說出那句歉言。 有那麼幾秒,其實他有那麼點反應不太過來。 「雖然知道你的個性也許今天換成其他人也會這樣....只是還是覺得很對不起....」 「才不是!!」 莫名地,那少年怒氣地喊出聲。 「就是因為....因為站在那裡的....是御柴子總隊長所以我才會....!」 和那雙褐色瞳孔對上的瞬間。 那少年驚覺了,自己失言了。 那是沉積很久很久,無人知曉的....最深刻的情感。 他比任何人都還清楚, 當時無論是誰站在那裡,他肯定不會如此衝動。 正因為是他,是他御柴子笑太。 是那個他最重視的那個人..... 俯下身, 那靠在床沿的男人緊緊地將那少年擁入懷。 「上條,謝謝你...........」 耳邊響起了那溫柔不已的嗓音。 那少年面紅耳赤。 「我..我又沒有,不要亂誤會。」 「吶,上條,我現在超開心的。」 「上條,我愛你喔。你呢?」 笑意掩飾不住。 那男人聽見他真心的喜悅。 「我...我當然最討厭總隊長了啊!還用問嗎!」 「呵,說謊的孩子會被處罰喔。」 「我才沒有.....」 唇瓣貼上了那急於否認的櫻色小嘴。 答案什麼。 其實最開始就早已清楚不已。 € 停下車。 那褐髮的男人看這那漆黑的夜看得出神。 「今晚....沒有星星呢.....」 「這裡就是總隊長的目的地?」 「啊,這裡是櫻澤那傢伙以前最喜歡的地方啊......」 他笑著, 儘管眼神是那樣的哀傷。 「那傢伙死了以後,屍體被帶到哪也沒半個人知道,所以,想來看他我就會來這裡。」 放下了那方才商店街買來的花束。 被風吹動的綠草宛如感謝般的順勢折彎了。 少年走到他的身旁, 沒有開口。 他知道,現在出聲只會是多餘。 「我問過羽沙希,如果換作是我有那麼一天,他能不能下的了手?」 「他居然被我嚇傻了,真可愛。」 他依舊是那樣地笑著。 只是這次少年不自覺的皺了眉。 「我會動手,如果這是總隊長你的希望的話。」 「所以,不要再做勉強做你不想做的事情。」 你的壓抑,我想理解。 我想看到的,是你的笑容。 只是想要看到笑容滿面、毫無壓抑的你。 「果然甚麼事都瞞不過你那雙美麗的眼睛呢.....」 大掌輕貼上了那少年細緻的臉龐。 「那麼,就拜託你了。」 「在我發狂的時候,如果是你對我扣下板機,我想我就不會再有遺憾了呢。」 「為甚麼?」 「吶,上條,你不覺得,如果能死在自己最愛的人手裡是最浪漫不過的事了嗎?」 那刻,他笑了。 無憂無慮,毫無壓抑, 單純的,笑了。 The End 2011.06.29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