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してる』

關於部落格
  • 28339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Major 棒球大聯盟】等待的日子 (茂野吾郎X佐藤壽也)

約定就是要用來遵守的...... 吶....?吾郎君..... 寧靜的早晨,鬧鐘的機械音使得蜷縮在被窩中的少年不得以的探出了頭。 他伸手拍掉了惱人的鐘響。 七時,一無往常,是該起床晨練了。 梳洗完畢,在出門前例行公事般,在日歷上昨日的日期劃下了一個清晰的叉字號。 四月了,距離自己學生時期最後一次的甲子園大賽迄今也半年了。 想到這裡,少年笑了,那不是喜悅的笑。 而是懷念亦帶有著苦澀的笑。 毅然決然去了美國的你,已經超過半年了。 任性的話,我是不會對你說的。 想成為的是你的支柱而不是你的包袱。這份心意從未變過。 但........如果連自己都堅持不住的話.....最後又是如何,我真的不知道。 想念你的心情從你離開的那天開始至今沒有停止過。 一刻也沒有...... 好想回到你身邊.....吾郎君..... € 「好球,打者出局。」 「喔!喔!真是太厲害了!曼菲斯蝙蝠隊的救援投手─茂野吾郎,已完成他第21場的救援成功了!」 播報者興奮的聲音從擴音器聽的一清二楚。 這次比賽獲勝不只是輸與贏的差別, 十五年來,曼菲斯蝙蝠隊終於首次有機會挑戰小聯盟的決賽。 蝙蝠隊隊員儘管無人開口,但心裡都明白誰是最大功臣。 山德士開心的給了茂野吾郎一個大擁抱。 對於此刻的蝙蝠隊而言,這名日本籍的救援投手無疑的是他們的守護神。 沒有人知道,現在被他們捧在掌心的守護神, 心早就不在此了...... 升上大聯盟.....然後回日本..... 為了那個人..... 在離開日本那時,就要求自己必須以半年的時間升上大聯盟。 並且再花半年的時間在大聯盟中闖出點名堂,光榮地帶回去日本。 轉眼間,六個月就這樣過去了,而自己依舊在這3A停滯不前。 想到這裡,男人不經開始生氣起了自己的無能。 在空無一人的更衣間,男人握緊的手重擊了木櫃來發洩自己的怒火。 他是個只要沉浸棒於球世界就會忘卻一切之人。 但那個人不一樣....與那個人相識超過十年以上。 他知道他在等他....不分晝夜、不分朝夕的在等待著自己。 「小壽....」 沒有自己陪伴在他身旁,誰能替他拭去那孤獨的淚水? 丟棄了自尊去學變化球,拋下休息時間全力的練習。 只想讓自己早日升上那夢幻般的舞台,早日回應那個人的等待。 「怎麼了?茂野,一臉心事重重的?」 「耶?大叔,你怎麼還在?還沒回去休息嗎?」 見到山德士的出現,茂野吾郎其實有點嚇到。 「啊,稍微去做了下揮棒練習。」 「揮棒練習?為甚麼?」 「嘛....今天上場一下就被三振了,總覺得有些不甘心。」 「這樣啊。」 「倒是你,今天上場救援成功了,有甚麼好愁眉苦臉的?」 「蛤?...阿沒甚麼啦,就一些私事....」 「想念在祖國的女朋友?」 .....還真是一針見血,茂野吾郎心想。也不知到該承認還是否認。 見他沒有回應,山德士爽朗的笑了出來。 「這個年紀會有這種煩惱很正常啦!要是沒有才奇怪!哈哈哈。」 「嘛,只是有點擔心說他會不會孤單....這樣....」 「孤單?應該在所難免吧,但是她一定會繼續努力。」 「欸?」 「無論要花多久的時間才能等到你的歸來,她還是會默默努力。」 「默默的堅持著,讓你回來的時候,看到她最好的那一面。」 「所以我們,就能放心的、大膽的去追尋我們的夢。因為有他們在做我們的支柱。」 「支柱...嗎...?」 中學時期,那嬌小的身影,記憶猶新。 〝我想接住吾郎君的球!〞 〝我想成為吾郎君的捕手!〞 在海堂與一軍交手的時候自己曾說過。 沒有小壽,就沒有現在的自己。 「謝了,山德士,我去練球了!」 與其有時間在這裡自責,不如再多努力一點。 我的動力,一直以來就只有小壽一個人。 € 熱鬧的喧嘩聲。 這裡是東京棒球場。 今晚是令人引頸期待,睽違一年的職棒總決賽。 巨人隊 V.S 海洋隊 不是令人太意外的名單。 而此次的比賽,不只有輸贏的意義,更關係著兩隊隊上新人王的榮譽。 海洋隊新人投手─眉村健,與巨人隊新人捕手─佐藤壽也。 九局下半,巨人隊進攻。 比數 5比4 海洋隊領先。 「加油!加油!在兩個出局就贏了!新人。」 「穩下來啊!眉村。」 前輩級的壘手絲毫不在意的鼓勵著投手, 新人的缺點就是容易焦躁。 面對四棒的強打者被打出一支二壘安打, 而五棒則用犧牲打強制將四棒送上了三壘。 一出局,三壘有人。 海洋隊部太擔心,最差的情況也只能強迫得分,造成平手進入延長賽。 他們有這個自信,依巨人隊後段的打者是沒有本事將眉村的球擊成安打的。 「六棒,佐藤選手。」 海洋隊教練露出了勝券在握的微笑,並沒有向捕手或投手下達指示。 佐藤壽也,巨人隊的新人投手,打擊棒次雖然從原本的八棒往前提升到了六棒。 不過依他這幾場比賽的不穩定表現,想必在今天的比賽中也不能構成多大的威脅。 少年舉起了木棒走到了打擊區。 眼前的投手曾是自己高中時期的搭檔,但他現在無心考慮這麼多。 新人王.....是自己與那個最重要之人的約定。 「好球。」 少年第一球沒有出棒。變化球的角度大到令他誤以為是個壞球。 他深呼吸了一下,回望休息區,教練下達了強迫取分的手勢。 他點了點頭,比起新人王,或許能使隊上新進入延長賽才更重要。 少年將緊握球棒的手向上調整成短打的姿勢。 「小壽!打出去!」 少年那瞬間頓了一下,他回過頭。 在上方觀眾席上,有個激動的男子在替自己加油。 少年到抽了一口氣。 儘管那個人用棒球帽與墨鏡覆蓋著他的面容,他依舊認的出來..... 「吾郎君...」 應該在美國的男人居然出現在自己的身後替自己加油, 不表現的好一點讓他看見可不行呢。 少年露出了笑容。 投手出球的那一刻, 他轉換成了長打的動作。 擊中球心的厚實木棒聲響起。 外野手隨著球一路向後退,不過並沒有就此阻擋住他的前進。 球落。 不偏不倚,兩分全壘打。 巨人隊的加油區歡聲雷動。 其中也包含著旅美小聯盟投手─茂野吾郎。 在回到本壘版上的行進中,佐藤壽也抬起了頭。 被那雙翠綠色的眸子直視著,茂野吾郎笑了。 一年來,不只有自己在努力。 為了要更接近自己,他知道,這名少年也卯足了全力。 〝只是單純地.....想和你一起去甲子園而已....〞 〝我想成為吾郎君的捕手....〞 那些令他暗自竊喜不已的話語,他沒有忘過,一刻也沒有。 「對我而言,最重要的,也只有小壽啊.....」 € 回到如同渡假聖地一般舒服的套房, 佐藤壽也還來不急點燈就已被跟在身後的男人緊緊的擁入懷。 「吾郎君....?」 「好想念你,小壽。」 苦笑,這種心情自己又何嘗不是? 「我也很想念阿,吾郎君。」 想念他的聲音、想念他的身影、想念他的霸道....想念他的一切一切..... 少年回過了頭,吻上了那比自己略為高大的男人。 輕吻逐漸延長,佐藤壽也的身體略微顫抖。 「看來,小壽有乖乖的在日本等我呢...」 褐色的雙眼有著喜悅,更多的是那莫名的情慾。 「別笑著說出這麼曖昧的話啦....」經他這麼一嘲弄,少年不自覺的紅透了臉。 「呵,我好愛你,小壽。」 「我也.....最愛吾郎...君....」 儘管經歷了一番折磨人的摧殘, 佐藤壽也依舊努力睜大那雙漂亮的雙瞳注視著眼前的男人。 「就這麼怕我跑掉嗎?」 「沒辦法啊,誰叫吾郎君每次都趁我不注意就跑了....」 「哪有,我可是都有正式的跟小壽道別啊!」 看見他的慌張,那少年不經笑了。 全名偶像的旅美小聯盟投手─茂野吾郎。 一意孤行,不顧一切的前往美國追夢, 卻為了自己這不經意的玩笑荒亂了手腳。 哪怕只有一點點....就算只有那一丁點的在乎,都是令自己竊喜不已的。 「和吾郎君你鬧著完的...呵~」 見他的笑容,茂野吾郎不怒反笑。 那是個充滿寵溺的笑,但其中,也包含了不捨。 「小壽。」 「嗯?」 「我明天一早的飛機回美國。」 不是沒有設想到這一步,只是比自己預期的快太多。 「這麼快?不多休息幾天?有回家去了嗎?」 「沒有,我沒打算回家去。」 「欸,為甚麼?」 「這次,只是專程來看小壽的。」 短短的幾個字,何曾不是自己最期待的話語? 「抱歉,我還沒有完成約定。」 「下次回來,我一定會成為正式大聯盟選手給你看的!」 你依舊那樣的自信滿滿的,閃耀不已。 「我也會一邊努力,一邊等你的,吾郎君。」 是從甚麼時候開始? 只要發現我做的舉動能成為你的助力,我就無法克制自己不為你達到。 唯有如此,我才能自私的以為,沒有你就無法生存..... 吶...吾郎君, 我只是單純的...想成為最令你在乎的那個人啊...... To be continued......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