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してる』
關於部落格
  • 28469

    累積人氣

  • 1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世界一初恋】Double date 小說試寫

在他踹開你的那刻, 你不明所以。 在他離開你消失無蹤的瞬間, 你覺得你失去了全世界。 你捫心自問,在最初那向你告白的時候,你其實只是玩票性質。 你很意外,原來失去他的你是這樣的痛苦。 十年了。 你認定你忘了他,你確信他不會再回到你身旁。 你放棄,你不再尋找他的身影。 你反省,因為自己不懂珍惜才會失去。 「我是小野寺律,請多多指教。」 那感覺似曾相似。 你自嘲你的妄想,你知道他不可能再回到你身邊。 「阿,高中時代,我曾看完整個圖書室的書,這對我來說沒有太難的。」 你錯愕,你震驚不已。 「怎麼,我認真工作也不行嗎?高野總編。」 「不,你好好加油,小野寺。」 嘴角勾起了那一抹久違的笑。 命運捉弄。 你一度以為你早已死心,卻在他再度出現的那刻。 你知道自己光要自持冷靜就已盡了全力。 「小野寺...律...嗎?」 他的名字是如此地烙印在你心。 「我高三的時候,父母離婚,舊姓嵯峨。」 他氣得面紅耳赤,你確信他和你一樣。 其實你一直以來都忘不了他,就如同他對你的耿耿於懷。 「那麼,只要重新追求就好了吧?」 「欸?」 「你等著,我一定會讓你重新愛上我的!小野寺律。」 € 「你分鏡稿不是還不懂嗎?」 「可...可是。」 「如果你堅持不來我家或是我去你家,就去市中心的咖啡店。」 「我也找了木佐一起來,就這樣,下午見。」 「等...等,高野總編!!」 少年拒絕的話語一字未出口,對方就早已掛了電話。 不滿的闔上了手機,那少年無力的躺上了床。 「連木佐前輩都找來了,看來真的是要工作了呢....」 那少年不滿似的嘟起了嘴,隨後用力的甩了甩頭。 「笨蛋,我才不會期待甚麼.....」 出了電車站,那無預警的畫面令少年有些錯愕。 「小野寺,太慢了。」 那黑髮的男人鼻樑上掛著與衣服同套的黑色粗框眼鏡。 暴怒的脾氣依舊,那少年嘆了口氣。 其實自己根本沒說要來的嘛.... 「高野總編,這位是?」 「我是雪名皇,是Book`s球藻書店的少女漫畫部門負責工讀生,也是翔太的男朋友。」 「雪..雪名?!」 在那褐髮少年背後的男人有張稚氣的娃娃臉,他伸手捉了捉那少年的衣袖。 而後者則微笑搖了搖頭表示不要緊。 「這樣啊,我了解了,很抱歉假日還因工作打擾了你們的私人時間。」 微微抬了眼瞥了一下那略微比自己高大的黑髮男人。 那少年意有所指,而不可能沒有聽出得男人只是不屑的悶哼了一聲。 「不,不會的,只希望你們別介意我,我會努力不影響你們工作的。」 相異於那少年的坦然,另一名娃娃臉的男人依舊相當意外地看著自己單位上的這名新人的冷靜。 「好,那走吧。」 「我說高野總編,走就走幹嘛要牽我的手啊!高野總編!!」 「人家情侶我看的很不順眼阿。」 「那這跟偷牽我有什麼關係啊!」 見那少年面紅耳赤,那一直沉默的黑髮男人勾起了嘴角。 「你就快點跟我告白變成情侶不也挺好的嗎?小野寺。」 「我拒絕!!」 「嘛,總有一天一定會讓你承認愛上我的。」 「高..高野總編請不要大白天的就坐白日夢啊....!」 這不是戀愛、不是戀愛、才不是戀愛!! 那少年依舊如日常的心聲卻掩飾不了他的臉上的緋紅。 距離戀愛也許還有很久...... € 「所以我就說了這裡要交換嘛!」 「台詞交換不就好了?」 「可是總編你上次是教我說這種情形應該要互換啊!」 「蛤?!我這樣教你的?你自己亂記不要牽拖我好嗎?」 「我...!我才沒有,是您才不要自己有說過卻不承認好不好?!」 進入咖啡店坐定不下十分鐘,那一樣公事公辦的自己頂頭上司與那名新人早就吵成一片。 假日無故被拖來加班的木佐翔太很無奈。 回過頭,那本應是要和自己去約會的少年只是很隨性的打開了素描本坐在了另一邊靠窗的位置。 儘管對方沒有責備自己,木佐翔太依舊很愧疚。 雖然進入編輯部之後早就切身體會過很多次這份工作的沒日沒夜。 也因為一直以來都只有一個人生活,他其實也沒有太大的埋怨。 這還是第一次讓他有陷入私生活與工作兩難的窘境。 「木佐,還好嗎?」 有點突然的叫喚聲,那男人回過了神。 「是...是的,我沒事,高野總編。」 「是嗎?沒事就好,你先去休息一下好了,這裡先交給我跟小野寺就好。」 「欸?可以嗎?」 「去休息一下吧。把他一個人晾在那裡你也沒心工作吧!」 黑髮男人眼神意有所指的看向了窗邊一眼,語氣意外的柔和。 而被稱作小野寺的少年也只是搖了搖頭回以一笑。 「是,謝謝總編。」 € 「怎麼了?不是在工作嗎?」 「總編說我狀況不好,要我先休息一下。」 「身體不舒服嗎?還好嗎?」 「沒事啦,倒是雪名,一直待在這裡等我不無聊嗎?」 那稚氣的臉龐臉上滿意歉意。 他很清楚總編說的一點也沒錯,把雪名一個人丟在一旁的自己的確無法冷靜下來工作。 而那少年只是微笑地牽起了他的手。 「一點也不會喔,這反而可以讓我看到另外一面的翔太。」 「欸?另外一面的我?」 「嗯,工作時候的翔太認真的很可愛喔。」 黑髮的男人轉過身掩飾自己臉上的紅暈,而褐髮的少年也只是笑笑的將他攬入懷中。 「我非常喜歡翔太,也以身為編輯的翔太為榮。」 「所以,千萬不要因為顧慮我而影響到你的工作喔,這樣我可是會很難過的。」 感受到他的體貼與對自己的瞭若指掌,木佐翔太柔順的貼近的他的懷抱。 想起最剛開始, 若不是這個人體貼的為自己解圍。 若不是這個人主動地吻了自己。 他也不會下定決心讓自己面對內心最真誠的聲音..... 這個人不一樣.... 因為自己早已喜歡這個人到不可自拔了..... 「謝謝你,雪名。」 少年微微的笑了笑,他輕輕的在男人的額頭上覆上了一吻。 「我啊,最喜歡翔太了喔。」 € 「所以,你懂了嗎?」 黑髮的男人啜了口咖啡後向後倒讓自己沒入椅背。 「嗯...應該...理解了。」 嘴上是如此說道,額間緊擰的眉心鏡片下的黑眸沒有遺漏。 拿起分鏡稿與校閱的動作沒有半點馬虎,少年看著不經出神。 在進入丸川書店的時候就聽了不少這個人的豐功偉業, 卻不難注意到,在那些風聲耳語間,數落比起美言甚麼的多上了太多。 如果真如橫澤先生所說的那樣,是自己害的那前景一片美好的學長如此艱辛的才走到這一步。 想到這裡他就不經有些自責...... 「小野寺?你聽懂了嗎?」 「阿...阿..是。」 其實自己一個字也沒聽進去,而黑髮的男人似乎也不意外。 「就休息一下吧,假日加班似乎比較容易累阿....」 「是...」遞上了咖啡,那少年有些刻意略過那近乎注視的關心神情。 他沒有忘記,在圖書館前摔倒被那個人抱個滿懷,他曾在自己耳邊如此低語: 〝你真的以為我都沒有沒有發現嗎?〞 〝早在你向我告白之前,我早就一直看著你很久了....〞 如果真是這樣....那麼當年自己一直介意甚至害得自己如此懼怕戀愛的起因就全都只是自己的誤會了..... 最後那少年依舊百思不得其解,卻也依舊什麼也沒有開口問。 只是當他回過神來的時候,目光早已停留在那也一樣沉默未開口的黑髮男人身上了。 轉手看了下錶,黑髮的男人站起身來。 「時間差不多了,我去一趟印刷廠。」 「欸?現在?可是看起來快下雨了耶..我陪你....」 少年站起身來一把抱起了桌上凌亂的紙張與紅筆,而男人大掌輕柔的貼上了他細絲般的褐色短髮。 「高野總編...?」 「不要動....你頭上有東西....」 「欸..?」男人微微傾下身在他的耳邊細語,那溫柔的嗓音伴隨著他的吐息,少年臉頰不經泛起了兩抹紅暈。 男人淡淡的臉龐落下了一吻,那總是面無表情的臉上勾起了一抹沉醉的笑。 「既然都說快下雨,那你就早點回家別讓我太擔心,掰了。」 提起了公事包,那黑髮的男人走下了樓梯。 而那少年依舊還沒有反應過來..... 「所...所以我就說我最討厭高野總編了啊!!」 這才不是戀愛、不是戀愛、不是戀愛啊!! 如同咒語,那少年又再次在心中吶喊。 而真正的答案,或許本人比誰都清楚。 The End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