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してる』
關於部落格
  • 28469

    累積人氣

  • 1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青之驅魔師】Nightmare (雪燐)(微雪修)

「果然....惡魔化了嗎....你....」 眼前站的早已不是那個你熟悉的膽小鬼四眼田雞。 手掌裡那你見過無數次的青之火燄證明的現在的他早已不需要那槍枝來輔助自己的力量。 「早就說過了,你這傢伙果然比燐來的麻煩多了....」 你盤起了你那及腰的長髮,你的臉上有著難得的嚴肅。 「連意識都失去了...完全讓火焰完全控制著你...奧村雪男你的決心就只有這麼一點嗎?!」 你比起妳自己想像的還要憤怒不已,你不知道原來自己早就這麼在意這個少年。 抽出了長刀,有那麼幾秒你其實非常的掙扎對他出手。 但不給你太多猶豫的時間,那被火焰纏繞全身的他已向你襲來。 獅郎,如果現在換作是你....你會怎麼做呢? 你一面這麼想著,但手裡的刀卻沒有絲毫的怠惰繼續防守著他的攻擊。 那刻,你忽然清楚了,其實你找到了。 在與這對超會麻煩人的兄弟相遇的時候,你已經認定他們是你最想要守護的人了。 你很難下手,但是你知道現在的你非出手不可。 要不然你最珍視那兩人就再也回不來了.....永遠無法再回到你身邊。 在咬破手指的那刻,你第一次感覺到痛。 不是指尖上的疼痛,而是那即將對自己最為重視之人出手的心疼。 你淡淡的勾起了嘴角,你自嘲,是從甚麼時候開始,你也淪落的如同那個那男人那樣的重情重義了。 「雪男,你阿還是太嫩了,居然逼的我不得不出手了啊。」 你的血液抹過了刀身,那魔劍回應你的祈求巨大化了數倍。 「霧隱流,魔劍技,蛇牙!」 劍氣狂風,那招式你自信無人能毫髮無傷。 那張你熟悉不已的臉龐猖狂的笑著,他只是輕輕的一舉手就將你的招式化為虛無。 你錯愕,在你還未回神之餘那少年早已繞到你的身後。 火焰的熱度從後而來,你痛的幾乎要呼出聲。 染著青之火燄的刀鋒從另一面襲來,目標卻不是你。 另一個也令你熟悉不已的身影映入眼簾。 刀落下,那少年抽回了手向後退了幾步。 「燐...怎麼可能...你怎麼可能還站的起來?」 你瞪大雙眼的看著那個少年, 在你趕到之前明明就已滿身是傷的被擊倒在地。 你忽然想起那傢伙也是那令你頭痛的種族,所以不意外的那傷口癒合的比起你想像中的快上太多。 「吶,雪男,我說過的吧,我絕對不會對我的弟弟出手的吧?」 「所以直到剛剛,我都無法違背自己對你揮刀。」 「但是...如果你再不清醒過來...就別怪我不客氣了!」 「我奧村燐沒有像你這樣會對自己重視的人們出手的弟弟!!你聽見沒有?!」 他忿恨吶喊的那刻你幾乎要流下淚來。 你繼承了那個男人的意志到現在,你是多麼想要代替那個已不在的人守護這對兄弟。 為甚麼?命運為甚麼要這麼慘忍? 你怨恨,在這樣下去那個男人死去豈不是變的一點意義也沒有了? 「這樣下去哥哥的生命都像風中殘燭了啊。」 他嘆了口氣,你依舊是那樣笑著看著愁容滿面的他。 「我說你阿,別老是給自己那麼多壓力,這樣可是會提早變成老人的喔,小鬼。」 「我早就在父親的墳前發誓過,我會保護好哥哥的。上級的命令總是這樣朝令夕改我也很困擾。」 「吶,雪男,我問你,如果哪天梵蒂岡總部判定燐無法成為對惡魔武器而下命抹殺他,你會怎麼做?」 「怎麼做嗎....」 他依舊如同往常的那樣笑著,你卻莫名的有些不安。 「我不是以上級監察官的身分詢問你,所以不用擔心。」 「我知道,只是我的答案應該從一開始就很明顯了。」 你知道他語義裡的答案,所以你不意外。 「就算這樣做會讓你失去你拼命努力得來的驅魔師之名?」 聞言,他臉上的笑容宛如聽見了甚麼笑話一般,笑的自然而開懷。 「我成為驅魔師,就只是為了要保護哥哥,如果沒有了哥哥,那這個位置就沒有意義了。」 「在我發誓要保護哥哥的時候就早已做好了就算要跟全世界為敵也要守護他的決心。」 你注意到他那握著雙槍的手收緊了些,他的眼神很堅定,就如同你第一次見到他的時候。 「呵,你就好好的為此加油吧,四眼田雞膽小鬼。」 那個少年依舊沒有回應,只是任憑著那青色火燄操控著他的意識。 持劍的少年惱怒的將俱利加羅插進了地面,只憑雙手接下了他的攻擊。 「燐!」 你很激動也很害怕的想上前去幫忙,卻意外的被攔了下來。 「曼菲斯特?為甚麼要阻止我!」 「看過他與阿瑪依蒙對戰過的你應該曉得,奧村燐是我們所有撒旦之子中擁有最強火焰的人,不用擔心。」 「在這樣下去他會殺了雪男的啊!」 「不會,那是他的弟弟,現在的奧村燐已經不再會是那個被火焰操控的他了。」 出乎意料的,那火焰真如那惡魔所說,宛如順從主人一般,全靠向了奧村燐。 「真不敢相信....雪男的火焰全被燐吸走了....等等,他的身體可以承受這麼大量的火焰嗎?」 你忽然感到不安,而一旁的惡魔卻意外的沒有回應。 「雪男,你這個傢伙....還是去拿好你的槍就好了,這個東西你還沒有本事可以駕馭的混帳。」 惡魔的自我治癒程度總超出你的意料許多,但你看見那個被火焰纏身的少年卻開始遍體遴傷。 「你還是乖乖的回去做你的人類就好了,惡魔甚麼的你還太不夠格了。」 你看見那火焰真的如你想像的那樣從那黑髮少年身上被抽乾。 你慌張的拔起了地上的俱利加羅俐落的將它納入刀鞘。 那過於耀眼炫目的青色火焰瞬間消逝的不留下痕跡。 激戰過後的兩人宛如斷線的人偶般雙雙墬地。 你確認過兩人的傷勢過後放下了心裡最深重的不安感。 嘆了口長氣,你看著早已累的倒地不起的這對兄弟笑了,放心的笑了。 「辛苦了呢....你們兩個....」 「啊,竟然睡過頭了!死了,那個小鬼等等一定又要對我碎碎唸半天了。」 女人熟練的替自己的紅色長髮紮上了一個馬尾,看著床邊的木屐與馬靴,最後抉擇了前者。 拎上了門口的白色麻布袋,拿出了鑰匙,再度開門的時後眼前的景象已變成了日本分部的驅魔師訓練室。 「修拉小姐,您遲到了呢。」 帶著黑色粗框的眼鏡少年微笑的如此說道,莫名的那笑容使她不寒而慄。 「唉呦,我有來就好了嘛。」 女人丟下了布袋,拿出了蠟燭對著另一名少年開始講解著新的訓練方式, 而那帶著眼鏡的少年只是安靜的坐在一旁,絲毫沒有想要加入話題的意思。 藍色髮的少年是少數人知曉的惡魔之子,而蠟燭是最好訓練他控制火焰的道具。 僅剩半年的時間要讓這孩子通過成為驅魔師的考試,女人依舊堅持要循序漸進才是不二法門。 「呦,膽小鬼四眼田雞,好久沒玩了呢,要不要來比一場?」 眼鏡的少年看了一眼自己的哥哥,隨口就答應了。 「好啊,但是這次要是比贏了,就請您以後不要在叫我膽小鬼四眼田雞了。」 女人很悠閒的與那少年閒聊著。 她淡淡的笑著,那少年也長大,也進步到能夠不顧自己的干擾完美的擊落所有的目標。 「嘛,本還想好好的讓你放鬆一下,不要老被凡蒂岡的事情搞的壓力那麼大的說。」 女人有些抱怨似的嘟起了嘴,而少年卻爽朗的笑了。 「摁,謝謝妳,我現在感覺輕鬆多了。」 那刻,妳意外的將眼前的少年與夢靨裡的身影重疊。 妳笑了,因為妳發現其實壓力過大的或許是自己。 嘆了口氣,妳暗自的想著,在惡夢來臨前,要做的準備還有太多了呢。 The End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